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浅论明永宣时期波斯细密画对中国青花瓷纹饰的影响

2016-1-14 22: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46| 评论: 0

摘要: 浅论明永宣时期波斯细密画对中国青花瓷纹饰的影响 史文瑶 明朝永宣时期与波斯政治经济来往频繁,必然导致文化与艺术上的交流融合。波斯细密画对永宣时期的青花瓷纹饰的影响大致可表现在三个方面:1.纹饰带有抽象性和 ...

浅论明永宣时期波斯细密画对中国青花瓷纹饰的影响

史文瑶

    明朝永宣时期与波斯政治经济来往频繁,必然导致文化与艺术上的交流融合。波斯细密画对永宣时期的青花瓷纹饰的影响大致可表现在三个方面:1.纹饰带有抽象性和图案性。2.纹饰讲究重复、规则和整体的排列,注重对称、节奏和均衡的布置。3.纹饰构图满且密,不喜欢留白。波斯细密画风格给中国青花瓷带来了一种新的规整、高雅的异域美感。但在当时中国青花瓷中占主体地位的依然是传统风格的青花瓷器,异域风格的青花只是为中国多元多变的贸易市场添加了独特绚丽的一笔。

一、波斯细密画的起源和发展

波斯细密画起源于13世纪,是中世纪时期不得不提的一门艺术,它极富盛名,艺术影响颇深。细密画这种画从广义上理解,主要指在各种寓言及传说传记等手抄经典中用来与文字相配,作为插画或封面装饰的一种小型图画。据历史记载,细密画最早是出现在两千年前的埃及,而波斯的细密画艺术最早的范例可以追溯到伊朗古代萨曼王朝时期出现的为《古兰经》所作的边饰图案。这些边饰图案大都是由花叶和草丝所构成,并组成了不同的形状来装饰书本的边缘、标题、扉页和一些虔诚的信条。尤其是《古兰经》的开篇,被修饰得繁琐复杂,显得十分华丽和神圣。(见图1)通常人们对于“细密画”一词的理解是:一种描绘得非常细致、工整、绚丽的绘画。用料方面,大多数情况下,采用矿物质颜料,更有甚者,还在其中加入珍珠和蓝宝石磨的粉;材质方面,可以是羊皮纸,也有象牙板和木板。但主要用于书本的插图、封面和扉页的装饰图案。据说保存完好的带有细密画插图的书籍,里面相配的文字都是彩色的,两侧还装饰有绚丽的金色和其他彩色的花卉图案。据资料显示,最早的细密画是在公元前三千年前的埃及,是一位法老的陪葬品中的一份插图。而目前各国官方或私人收藏的细密画绝大多数是欧洲流传下来的一些手抄本或木板蛋胶画。

波斯细密画题材大多描绘的是花草自然和一些抽象的几何纹,而没有人物或生物形象。因为波斯信仰的伊斯兰教在当时严禁偶像崇拜,否则就是对真主不尊敬,所以在绘画时便不会去描绘人和动物的形象,因此很难做到具象和写实,艺术家们只好转而专注在表现抽象的纹样装饰上。公元13世纪中叶,阿巴斯王朝被蒙古人所灭,伊儿汗王朝崛起,并定都在大不里士。这一时期,只要内容无关宗教,就允许在插图中描绘人物形象。于是,在这时期的伊斯兰文学作品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细密画插图出现,而且风格明显有所变化。

QQ截图20160105133835

1

 

    在帖木儿王朝的时代,波斯细密画蓬勃发展,形成了赫拉特派与撒马尔罕派两大著名画派。其中以都城赫拉特画派为主要代表的古典波斯细密画趋于成熟,出现了波斯细密画大师毕扎德(Bihzad,约14.5.5-1.536,是波斯艺术发展史上的大师,他的代表作品有波斯诗人萨迪的《果园》抄本插图和尼扎米的《五卷诗》抄本插图等。毕扎德曾是帖木儿时代赫拉特画派的领袖,也是萨法维时代大不里士画派的创始人。

二、波斯细密画对明永宣青花的影响

到了13世纪的下半叶,蒙古族在当时的首领成吉思汗领导下,入侵波斯,间接带去了中国文明,开启了两个民族的艺术交流。这不仅使波斯艺术因此受到中国艺术的强烈影响,使其细密画的画风渐渐带有东方风格,也使中国艺术中留下波斯风格的痕迹。

明代继承了元代的传统,很注重吸收外来文化,特别强调伊斯兰文化。在明朝初期,我国与波斯帖木儿帝国之间有着十分频繁的政治、贸易和文化上的交流往来。而且回族穆斯林和汉族人民之间关系友好,相处融洽。西班牙的使臣克拉维约曾经出使帖木儿帝国(明朝称撒马尔罕国)的首都,曾记载说在那儿看到由来自中国明朝的800头骆驼组成的商队[1],满载着中国珍宝。可以想象,这么庞大的商队在返回的时候也必定载满了波斯的商品。明政府也很重视与它的贸易关系,多次派出使节,其中最有名的是陈诚出使当时的阿富汗首都哈烈(今阿富汗赫拉特)以及沙哈鲁苏丹遣使中国。据史料记载,在明成祖统治的22年中,约有几十个使者团来自撒马尔罕、哈烈和中亚其他诸国[2]。另外在1405-1433年间,三保太监郑和率领舰队七次下西洋也是明代的重大事件。郑和本人就信伊斯兰教,访问的国家和地区有一半以上信仰伊斯兰教,另外他还带了很多国内优秀的伊斯兰教徒参加航行访问,如马欢、费信等等,马欢所写的《赢涯胜览》和费信的《星槎胜览》都是珍贵的历史文献。郑和的船队先后拜访了十几个国家,用大量的中国宝物如瓷器和丝绸等,向海外炫耀了明朝的富强,还用来换取很多国外的奇珍异宝[3]。郑和下西洋的历史举动促进了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因而有学者称郑和是联接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航海家[4]

可以想象得出,明朝永宣年间与波斯之间贸易来往这么频繁,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及统治者的考量之下,为了满足外交的需求,为了迎合异族人民尤其是皇室的喜好,也为了拓展国外市场,明代瓷器吸收了波斯和伊斯兰的因素是理所应当和不足为奇的。

而在当时的帖木儿王朝时代,波斯细密画正盛极一时,流行于上层贵族之间。它本质上是作为供皇室贵族空隙闲逸时刻娱乐的高尚的艺术,在当时欧洲的上流社会和波斯的哈里发宫庭中,细密画被视为奢侈品在贵族间流传赠予、珍藏和玩赏。这种艺术创作这么受上层人士的喜爱,那么当时的明政府为了投其所好,必然要在送给波斯的宝物中融入这一艺术风格。

由于古代波斯人曾有游牧生活的传统,习惯于微小轻便和有富丽装饰的物品;再加上他们信奉的是伊斯兰教,严禁偶像崇拜,于是这些民族审美心理和信仰习惯体现在细密画艺术中便表现为向描绘大自然以及抽象性的纹饰方向发展,例如阿拉伯式花纹。阿拉伯式花纹是伊斯兰世界独有的装饰纹样,形式结构复杂多样,有强烈的装饰效果。花纹以柔美的弧线为主,由植物的花、草、叶、藤、果等简化或变化而来,其多以蔓藤的曲线为基础,把植物蔓藤旋转改变成波状,从而使其连接,相互交错纠缠,成片成片地覆盖在需要绘制的页面或其他材料上。这类纹饰源自于古希腊,起初是葡萄藤的形象,是琼浆和永久的甜蜜的符号意味。在波斯细密画中,这种花纹多绘制于插图中的人物衣服、建筑墙面和几何图形之内,富有抽象性和装饰意味,更多则是象征顽强旺盛的生命力和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节奏感,甚至还代表了真主的无处不在。信仰伊斯兰教的信众们认为空白的空间是恶魔邪恶容易出没的地方,所以在艺术表现中,就要用繁复的纹饰或别的来填满空白的地方来阻止恶魔活动。

我国明朝永乐宣德时期,在大量的青花瓷上,也能发现这种类似缠枝花卉纹的植物纹样,并且是普遍存在的。虽然中国早有传统的缠枝花卉纹,但明显可以看出两者的不同。虽然它们都是由花、藤和叶这三部分组成,但是与中国传统缠枝花卉纹相区别的是其较为写实,明显可以看出是什么花种。牡丹花配牡丹叶,石榴花配石榴叶,非常具体写实。而且重点不在藤干上,而是在花朵上,蔓藤虽然多且繁复密集,但只是处在从属的附庸的地位,衬托着花朵,因为只有花朵才是吉利祥瑞之意的重心和要点。例如牡丹花象征的是荣华富贵;石榴体现的是多子多福;菊花象征着延年益寿等等,而不会去注意它们的藤干代表什么。以一个宋朝的越窑缠枝菊花纹碗为例(见图2),花朵即菊花盘踞了大部分的视线,枝娅却只点缀在花之间缝隙的部分。而如图3永乐青花缠枝纹大盘中的纹饰则使花的地位被弱化,蔓藤变成主体进行变形缠绕延伸,表现了纹饰更多的抽象性和装饰性,就像图中瓷器上的纹饰,茎叶一改以往的姿态,由从附属变为独立,拥有和花朵相同的地位。

QQ截图20160105133909QQ截图20160105133918

2宋越窑缠枝菊纹碗              3永乐青花缠枝纹大盘

 

对比14世纪古兰经上的细密画插图中的花卉纹,同样繁复绵延弯曲缠绕,十分具有装饰性和抽象性,但同时又凸显出浓重的严谨、肃穆的宗教意味。(见图4,5)

QQ截图20160105133930QQ截图20160105133937

4 古兰经插图                 5 古兰经插图

缠枝花卉纹除了作主要纹饰覆盖在瓷器上之外,永乐宣德时期的官窑青花瓷器上也有很多用与伊斯兰植物纹饰类似的缠枝花卉来做边饰。其实在元朝时期,这种作边角装饰的方式就已经出现了。只是到了永乐和宣德年间,此类纹饰变得更加精巧细致,更加注重突出蔓藤的曲线感。(见图6)在缠枝纹的发展中,这种边饰渐渐成为青花瓷器缠枝纹中的主要装饰形式之一。

QQ截图20160105134411 6

在永宣时期那些受到伊斯兰风格影响的青花瓷器上,缠枝纹的主要枝干或蔓藤线条多数采用的是以严谨的s型波浪型线为主线,穿插和缠绕着抛物线和螺旋线形的小藤蔓和分枝,所以即便已经非常繁琐复杂,但是脉络仍然很清晰,同时,具备极强的节奏感和规则感、均衡性和对称性,还不失整体的视觉感受。再者,繁复的走向和结构,与单一的内容和颜色形成对比,让两者的结合营造出庄严静谧的环境和氛围。

另外,伊斯兰艺术家还特别喜欢绘画几何纹,主要是以直线为基础组合成的多边形、多角星等,虽繁杂却重复严谨能给人以统一、和谐的视觉效果。多边形在细密画中经常出现,经过演变,成为以圆形、三角形或者棱形等为基础,呈各种角度的相互交叉图形,来变化形成不定的结构但又复杂富有对称美的几何纹样。伊斯兰装饰艺术中的几何纹由最基础的几何形状如三角形、四角形、五角形、六角形、八角形衍生而来,其中各类八角形造型使用得最为普遍,信众和教徒们可以从中感悟到周而复始的天地和造物主的存在,继而思考生命的轮回与更替,体会安拉的美和无始无终的神奇,从而对安拉产生敬畏之情,得到美的愉悦和思想的陶冶。

    如埃及的开罗国立图书馆馆藏的伊朗(古波斯)14世纪初的祈祷书《古兰经》卷首的插画上的六角星纹(见图7),同藏于开罗国立图书馆的15世纪初的古兰经插图细部的八角星纹

(见图9)以及藏于英国伦敦不列颠图书馆的14世纪的古兰经卷首插画绘有的十角星纹(见图11),它们都与永乐宣德时期许多青花瓷上的纹饰有相似之处(如图8, 10, 12)。这些几何纹在古兰经中频繁出现,如图13中用圆圈圈出处,由此也可见伊斯兰人民对这种纹饰的喜爱。

 

QQ截图20160105134526 7古兰经卷首插画细部

QQ截图20160105134534QQ截图20160105134542QQ截图20160105134551

8永乐青花洗     9古兰经插图细部     10 永乐青花双耳扁壶

口双耳瓶

QQ截图20160105135120

11古兰经卷首插图细部

 

QQ截图20160105135129QQ截图20160105135137

12 宣德青花双耳卧壶        13 古兰经插图

 

说是几何纹表现的图形不如说是独到的伊斯兰纹饰多于细密画纹饰。但是细密画中比比皆是的几何纹体现的是伊斯兰艺术的抽象性和图案性的风格特点,这和中国传统纹饰是不一样的,而永宣青花上出现的这些几何纹也就相应地反映出细密画对我国青花纹饰的影响。

三、余论

    波斯细密画在永宣时期的青花瓷纹饰的影响大致可表现在三个方面:1.纹饰带有抽象性和图案性。从以上的图片可以看出无论是蔓藤纹抑或是几何纹都具备这两种特点。2.纹饰讲究重复、规则和整体的排列,注重对称、节奏和均衡的布置。3.纹饰构图满且密,不喜欢留白。伊斯兰细密画纹饰最大的特点是层次丰富、细密工整、图案满密,呈现出华丽锦绣的形态。这点可从上文中的缠枝纹对比中看出。

    波斯细密画风格给中国青花瓷带来了一种新的规整、高雅的异域美感。虽然作为一门不是要在民间传播、而是在贵族间流传欣赏的艺术,只有数量相当少的一小部分人掌握这一技术,并与发明和科学技术的普及无关,而且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了细密画技法逐渐消失,但现代艺术仍被这种独特的艺术风格影响。同时,必须指出,虽然永宣时期的波斯细密画和伊斯兰风格对中国青花带来了一股异域的影响,但在当时中国青花瓷中占主体地位的依然是传统风格的青花瓷器,异域风格的青花只是为中国多元多变的贸易市场添加了独特绚丽的一笔。

(作者史文瑶,原载《美与时代() 201312期)

 

 

注释:

[1][西]克拉维约.克拉维约东使记.杨涤新译.北京商务引书馆,1941.173页。

[2]1419年沙哈鲁派遣使团访问明朝。历史学家哈菲兹·阿卡鲁根据使团成员吉亚斯·乌德丁的日记撰写而成的《沙哈鲁遣使中国记》,记述了使团去中国沿途所见及明朝的政治、经济、人物、民俗、物产等情况.

[3]郑和船队带有大量瓷器作为外交礼品和外贸商品。这在下列文献中有所记载:巩珍著《西洋番国志》,刊有宣德五年给南京守备太监的救书“……原下西洋官员买到瓷器铁锅人情物件……救至,尔等即照数放支”。另外在《赢涯胜览》和《星槎胜览》等书中也均有记载郑和船队所到的一些国家或地区,用瓷器与之交换珍宝。

 [4][]寺田隆信.郑和一一联结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航海家.庄景辉译.北京:海洋出版社,1988

    参考文献:

[1]国际黄云鹏.元青花研究一一景德镇元青花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6

[2][奥地利]库尔特·霍尔特尔.波斯细密画.孙龙生译.世界美术,19814期。

[3][]玛格丽特·梅德利.论伊斯兰对中国古瓷的影响.于集旺译.景德镇陶瓷,1987 3期。

[4]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编.中国古陶瓷研究.上海:科学出版社,1987.

[5]孔凡平.伊斯兰细密画艺术.美苑,1989年第4.

[6][]哈里·加纳.东方的青花瓷器.叶文程,罗立华译.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

[7]马文宽.明代瓷器中伊斯兰因素的考察.考古学报,1999年第4.

[8]冯先铭.中国陶瓷.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9]先铭.明永乐宣德青花瓷器与外来影响.艺术市场,2003年第10.

[10]杨俊艳.青花青.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

[11]苏沛权.明代青花瓷中外文化交流研究.澳门:澳门理工学院出版,2007.

[12]贾如丽.华丽的珍珠一一波斯细密画风格初探.

[13]甘雪莉.中国外销瓷.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8.

[14]汪庆正.中国陶瓷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15]曹建文.景德镇青花瓷器艺术发展史研究.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2008.

[16]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外国美术史教研室编.外国美术简史.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