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丝路上的艺术交流——波斯萨珊艺术特色及其对唐朝艺术的影响

2016-1-14 23: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02| 评论: 0

摘要: 丝路上的艺术交流——波斯萨珊艺术特色及其对唐朝艺术的影响 “波斯萨珊”王朝,是波斯人建立的一个伟大的时代。萨珊人以其豁朗的心境和旺盛的精力创造出一批批辉煌的工艺美术作品。 “丝绸之路”是一条具有深远历 ...

丝路上的艺术交流——波斯萨珊艺术特色及其对唐朝艺术的影响

 

“波斯萨珊”王朝,是波斯人建立的一个伟大的时代。萨珊人以其豁朗的心境和旺盛的精力创造出一批批辉煌的工艺美术作品。

“丝绸之路”是一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国际商道。它形成于中国史称的“安息”王国时代。在这条古道上,悠久的中国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印度文化和古希腊文化、罗马文化相连。在这条古道上,神秘的东方世界与西方世界交流与融合。

一.             波斯萨珊艺术的特色

萨珊艺术在祆教圣火的照耀下,汲取了波斯阿克美尼德王朝的文化精髓,又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前代帕提亚艺术、西方拜占庭艺术以及北方游牧民族艺术等,进而创造了一股精细、柔美,且带有强烈政治意味和奢华贵族气息的独特艺术之风。心灵手巧的萨珊人擅长纺织,他们制作的纺织品质地优良、色彩绚丽,不仅供应国内,而且远销欧洲。织造物中含义深刻的纹样造型是萨珊人在纺织艺术上最大的成就。联珠纹是较为常见的一种图案,它常常作为边框,与其他纹样一起组成徽章式的图案;以大圆团花为主体,四周连接着无数小圆花的装饰也很典型;对称动物和带翼兽纹样也是当时纺织品上的“常客”,对鸟纹、对马纹、对骆驼纹以及翼狮纹、翼马纹等都体现出浓郁的波斯风情。此外,与游牧民族有关的空想怪兽形象,以狩猎等为题材的情节图案等也都有出现。这些高度概括且含有丰富想象力的完美图案,在有限的织锦空间内发挥着无限的精妙美感。

华美精致的金银器也是萨珊人的骄傲。这些熠熠闪光的贵金属材质最能体现波斯萨珊艺术浓郁的古典主义色彩和高雅的贵族气质。这一时期的金银器主要有盘、执壶、瓶、碗、八曲长杯等器皿以及丰富多彩的钱币;而在装饰纹样方面,女性人物、宫廷生活、神话故事以及一些带翼怪兽、联珠鸟纹、葡萄纹等单独纹样是常见的主题。这些形象充满了力量,迂回曲折的弧线时而漂流汇合, 时而锋利相交,创造出一种强劲中的柔和之美,宣告着这个王朝的繁荣昌盛。

通过绵延漫长的丝绸之路,波斯萨珊的艺术精华逐渐渗透沿途的许多国家,对这些国家的艺术形式与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波斯萨珊艺术对唐朝工艺品的影响

波斯与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交往历史,大约可以上溯到北魏太武帝年间。在此以后,波斯与我国西魏、北周及隋的交往从未间断。唐朝时,波斯商人的足迹遍及各地。当时的许多城市,如长安、洛阳、扬州、泉州、广州和吐鲁番等都有波斯人做生意;波斯湾港口也常有唐朝的商船停泊,双方不断展开商业贸易活动。波斯输入唐朝的商品有宝石、玛瑙、珊瑚、香料、狮子、鸵鸟、石榴、胡桃、胡麻、波斯枣等;唐朝输入波斯的有丝绸、瓷器、纸张、大黄、黄连等。近年考古也不断发现大批波斯金银器、纺织品,以及活跃在唐朝境内的波斯人的资料。所有这些都表明,波斯帝国虽然在唐朝前期就已灭亡,但是与波斯的交往,仍然是唐朝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的内容。

波斯萨珊金银器对唐朝金属制造业有重要的影响。就器型而言,唐代长杯忠实模仿了萨珊长杯的多曲特征,但也具有体深、敞口、高足等有别于波斯萨珊器的特点。在纹饰方面,唐代还出现了一些比较特别的纹样装饰,如动物形象多增添双翼,并在四周加麦穗纹圆框,即所谓“徽章式纹样”。在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的“飞狮六出石榴花结纹银盒”和“凤鸟翼鹿纹银盒”盒盖上的翼狮及翼鹿纹饰,就是典型的例子。这类装饰在唐代以前并不常见,是受波斯萨珊器物饰样影响的产物。后来,这种饰样在中国器物上产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首先是取消了圆框中的动物形象,代之以唐代流行的宝相花之类的饰物,稍晚一些的器物则进一步取消了圆形边框,8世纪中叶以后这种饰样逐渐消失。

唐朝最著名的唐三彩造型和装饰,也都带有浓郁的异国情调。如唐三彩装饰纹样中胡人形象及胡人牵马俑、牵驼俑、载乐俑等。其中波斯商人形象题材很多,他们头戴毡帽,身穿右开襟的翻领长袍或圆领窄袖衫,足登高筒尖头靴。有的器物还别出心裁地把胡人形象作为器物造型。

唐三彩的器物装饰也迎合了波斯银器的艺术风格。唐三彩中有各种兽形杯如象首杯、龙首杯等,其母型都来自萨珊王朝的银器。立体高浮雕的花纹把唐三彩装饰得更加高雅华贵。如三彩凤首壶和花口,造型源于波斯之朵型银壶,凤首壶腹两侧有浮雕状的模印纹饰,分别是猎图和展翅,周围有流云,上施蓝、绿、黄、白釉,浓郁瑰丽的彩釉交融流淌,高贵而神圣,拥有白银器不可替代的魅力。

波斯萨珊艺术中的联珠纹、对马纹、对鹿纹、狮子纹、格里芬、三枝树纹等,在唐代的壁画、浮雕、陶器、金属、纺织等各领域均有体现,其中联珠纹最具特色。联珠纹在唐锦纹饰中经常出现,有时它仅仅作为一个图案出现,更多时候它的作用是为其他图案提供一个框架,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起到连接画面与画面的作用。这也为波斯艺术对唐代的影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古代丝绸之路,它既是一条路,也是一条纽带,沿线诸国各族都通过这个纽带联系在一起。波斯萨珊艺术,携带着金色与火光,通过这条丝绸之路也传播和影响着沿线诸国各族。

(作者张旻萌,云南昆明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少数民族艺术专业 2007 级硕士研究生,原载《艺术理论》2009年第12)

 

参考文献:

1.新唐书·中华书局,1986

2.旧唐书.中华书局,1986

3.韩伟.海内外唐代金银器萃编.三秦出版社,1989

4.叶奕良.伊朗学在中国论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

5.姜伯勤. 敦煌吐鲁番文书与丝绸之路. 文物出版社,1994

6.张夫也.外国工艺美术史.中国编译出版社,1999

7.巫鸿.汉唐之间文化艺术的互动和交融.文物出版社,2001

8.罗世平.波斯和伊斯兰美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