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罕见的《史集》历史手稿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记

2017-11-16 10: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5| 评论: 0

摘要: 《史集》(Jami‘al—Tarikh) 是中世纪著名的世界通史,由波斯伊儿汗国维齐尔(突厥语,“大臣”、“将军”的意思)拉希德丁(Rashid al-Din,1247~1317,又译“拉施特”)奉第七代伊儿汗合赞汗之命主持编纂。如今,这 ...

《史集》(Jami‘al—Tarikh) 是中世纪著名的世界通史,由波斯伊儿汗国维齐尔(突厥语,“大臣”、“将军”的意思)拉希德丁(Rashid al-Din1247~1317,又译“拉施特”)奉第七代伊儿汗合赞之命主持编纂。如今,这本罕见的中世纪插图本手稿保存在德黑兰戈勒斯坦王宫博物馆中,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记在册。伊朗文化遗产、旅游和手工业组织的官员法哈德·纳扎瑞(Farhad Nazari)在接受伊朗学生新闻社采访时说道:“世界各地的不同图书馆中都保存着这本书的其他版本,但保存在戈勒斯坦王宫博物馆内的版本具有最高的艺术和文化价值。”

《史集》(Jami‘al—Tarikh) 是伊儿汗时期最伟大的一部历史文学作品,它不仅是一部丰富的插图本,也是一部蒙古统治波斯历史的百科全书式著作。在蒙古民族入主西亚后,蒙古人逐渐开始接纳波斯人的习俗并开始过定居生活,为了保留蒙古人对其游牧民族根源的记忆,所以合赞汗下令由拉施特主持编写一部关于蒙古族的历史。1304年,合赞汗去世后,他的继任者合儿班答要求拉施特拓宽此书的范围,写一部关于整个已知世界的历史。因此,除了编写蒙古的历史外,还描写了中国、印度及法兰克等其他周边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因其涉及内容范围之广,所以被称为“第一部世界历史”。此后每年都会手抄两种新副本,一种为波斯语版,一种为阿拉伯语版,然后分散到伊儿汗国周边、中东、中亚、安纳托利亚以及印度次大陆的学校和城市中。在拉施特生前共出版出大约二十本有插图的抄本,但是仅有一小部分保留下来,并且保留下来的这些抄本也不是全书保留。现知最古老的抄本是阿拉伯语版,其中一半已丢失,但幸存下来的部分目前被保存在两地,其中一部分是出自第二卷的59页现由哈利利收藏(Khalili Collection,伊朗裔英国著名伊朗和伊斯兰文物收藏家、学者和文化活动家)保存,另一部分也是出自第二卷的151页由爱丁堡大学图书馆收藏。而波斯语抄本的第一代手稿保存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皮皇宫博物馆中。

细密画作为这些抄本中的插画,是伊儿汗艺术中最重要的幸存门类之一,并且是早期波斯细密画的代表。最近,有些学者认为,虽然如今幸存的早期细密画是罕见的,但是人类具象艺术在穆斯林世界的世俗化作品中(例如文学、科学和历史)已长期存在。九世纪,这种艺术在阿巴斯王朝统治时期发展兴盛起来。

到了十三世纪,蒙古人征服波斯,建立了伊儿汗国,首先定都大不里士。大不里士位于东西方贸易交流的十字要塞,成为了多民族交流的聚集地,再加上当时奉行宗教宽容政策,使得多种民族文化可以在这里融合。收藏在爱丁堡大学图书馆中的阿拉伯版抄本里的细密画就体现了当时大不里士的这种世界性本质。在这一抄本里共有70张矩形细密画,插图通常水平方向布局,仅占书写区域面积的三分之一,这样的排版可能受到了中国传统卷轴画的影响。同时,也吸收了中国水墨画的绘画方式,讲究“水”与“色”的相互融合。另外,中国绘画的影响还体现在人物形象的刻画方面,从抄本的插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多数画面中的人物并不是波斯欧罗巴人深目高鼻、五官立体的人种特征,而更多的是具有蒙古人的典型外貌——圆脸、细眉、小眼。在众多绘制抄本插图的艺术家中,伊拉姆是受中国绘画影响最大的波斯画家之一,这反映在他对中国元素(例如树木、风景及云彩)的运用中。他的画作线条流畅、色彩艳丽、人物形象刻画的生动细腻、追求平面性和装饰性。他还将银箔镶嵌到画面中,使作品呈现出华丽光彩的装饰效果,但是如今这些金属细线已经被氧化成黑色。如此一来,波斯的绘画风格在中国画风的强烈影响下出现了新突破、新发展。除此之外,基督教派的构图样式和空间观念也对波斯细密画产生了影响。例如,《穆罕默德的诞生》就借鉴了《耶稣的诞生》中拜占庭式的构图方式,但由于宗教信仰的不同,将《耶稣的诞生》中左边站立的东方三贤(Magi)替换成三个女人形象。卢拉沙普也是参加《史集》抄本细密画绘制的一位画家,其作品主题多变且兼收并蓄,但描绘更多的是宫廷场景。他对山水画没有兴趣,这表明他没有受到中国画风的影响,他的创作灵感及手法更多来源于阿拉伯、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的绘画。从《史集》抄本的插图中得以看出,中国、欧洲以及阿拉伯等地的民族文化和绘画方式的相互融合,极大地丰富了波斯细密画自身的绘画语言。

1841年,威廉·莫雷在伦敦皇家亚洲协会的藏品目录中发现了哈利利收藏版手稿。有一段时间,这一手稿被陈列在大英博物馆的国王图书馆里。这一版本的手稿有20幅插图,还有15张中国皇帝肖像图,包含了伊斯兰历史、中国历史、印度历史以及部分犹太人历史资料。卢拉沙普和和阿尔普·阿斯兰(Alp Arslan)的作品再次出现在了这一抄本中,由于绘制时间不同,所以在两个版本中这两位艺术家创作的风格特点也有所差异。为了更好地绘制中国皇帝的画像,波斯艺术家们模仿中国元朝壁画家所使用的技法,注重线条表现力,线条简洁明快。在创作画像时,他们先用红色墨水勾线,描绘出人物形象,再运用混合笔法将矿物质颜料平涂在上面,层层渲染。《史集》的创作是受命于君候的,记录的主要事件要紧随统治王朝的历史,而细密画作为这一历史著作中的插图,也要表现上层社会的思想和文化风貌,因此,这些细密画的主题多为描绘王室贵族的宫廷生活、王朝历史,展现冷兵器时代的征战场面,极富情节性和故事性。如今,在哈利利收藏的一幅插图运用细腻的笔法仔细刻画出了人物和战马的形象,描绘出了巴德尔战争(Battle of Badr)时的场景,整幅画面用色饱和明亮,对比强烈。

《史集》的中世纪历史手稿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记在册的第十项伊朗历史文化作品。这些手稿原件的保存为世界各国学者研究蒙古及周边国家历史、民族交流和当时地理环境等提供了第一手资料。除此之外,抄本中的细密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也生动形象的再现了当时的历史场景,为历史研究做出了直观的图像补充。从艺术角度来看,这些细密画表现了早期波斯细密画的特征,作品中所运用的笔法、配色及空间布局等绘画技巧也为现在的插画设计艺术提供了一定的灵感。总之,《史集》的中世纪历史手稿具有极大的历史与艺术价值。


                                                          历史手稿


                                                         巴德尔战争


                                                  穿着长袍的马哈茂德


           穆罕默德从天使加布里埃尔那里得到启示


                                                      穆罕默德的诞生


                                                      穆罕默德举起黑石


                                                     穆罕默德劝说家人


                                         年少的穆罕默德和基督徒修道士巴希拉


                   旭烈兀和他的基督徒妻子


                                                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山脉


                     坐在马上的阿八哈


                                                           蒙古士兵


                                                       合赞汗改宗伊斯兰


                                                       蒙古军围攻城池


                                                          窝阔台加冕礼



(《伊朗艺术研究网》编辑  岳晋艳/文)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