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萨法维时期的艺术奇葩——波斯地毯

2017-12-8 20: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30| 评论: 0

摘要: 古代波斯是世界上有着灿烂艺术和文化的文明古国,艺术门类繁多,尤其是波斯地毯因其优良的质地、雅致的图案和精美的工艺而享誉世界。波斯地毯历史悠久,至少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在经过本民族的文化积淀和外民族的艺 ...

古代波斯是世界上有着灿烂艺术和文化的文明古国,艺术门类繁多,尤其是波斯地毯因其优良的质地、雅致的图案和精美的工艺而享誉世界。波斯地毯历史悠久,至少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在经过本民族的文化积淀和外民族的艺术洗礼后,萨法维王朝时期波斯地毯发展到了顶峰并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色。

1501年,波斯建立了自阿拉伯入侵以来的第一个统一的波斯本民族王朝,其统治者伊斯玛仪、塔赫玛斯普一世以及阿巴斯一世都是波斯萨法维艺术的支持者。根据当时访问波斯的欧洲旅行者的日志和其他的文献资料可知,塔赫玛斯普和阿巴斯大帝在卡尚、伊斯法罕、大不里士、克尔曼以及波斯的其他地区建立了皇家地毯作坊和地毯编织工厂。同时,统治者们还从全国各地征调技艺高超的匠师集于宫廷,“御制”皇家专用的地毯以供皇家专用。塔赫玛斯普和阿巴斯为地毯织工创造了优越制作环境的同时还为织工发放编织地毯期间的工资。这样一来,统治者的支持为波斯地毯在萨法维时期的发展奠定了人才和技术方面的基础。这些地毯作坊为皇家宫殿和清真寺生产地毯,满足宫廷铺设需求的同时,也为邻国甚至欧洲的王室权贵编织作为国礼的订制地毯。当时,正逢西方大航海热潮,波斯和多国之间建立了外交联系,萨法维地毯作为国礼赠送于欧洲及其他国家。这一时期的地毯出口也非常繁荣,除了远销到欧洲和莫卧儿帝国外,一些地毯也被荷兰东印度公司运往雅加达、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印度以及荷兰。甚至欧洲贵族开始直接从伊斯法罕和卡尚的工厂中订购地毯,因为这些工厂可以按照欧洲人的特殊要求来进行设计制作,如将欧洲皇室宫廷的纹章编织到地毯中去,但这使得那些用丝绸和金银线编织的具有欧洲特点的萨法维地毯被西方艺术史学家误认为是由欧洲工厂制作的。萨法维时期,地毯出口量上涨,声名远播的波斯地毯远销国外,不仅刺激了国内地毯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而且也奠定了波斯地毯在世界上的地位。

萨法维时期,在地毯图案方面出现了一些新兴的设计。如“团花”设计(Medallion)、“花瓶”设计(Vase)和狩猎场景(Hunting scenery)等纹样。到了十五世纪后期,波斯地毯的图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型的“团花”纹样出现了,装饰物开始展现出精美的曲线设计。在这一类型的地毯中,主图纹是个形如太阳的大型团花,并且四个边角也会安排团花的四分之一部分,与主图纹相互呼应。早期的“库法文字”边饰设计也被卷须和阿拉伯花饰所取代。在边带和主图纹的空档区域,作散点安排设置形态自然的折枝花或间以小团花等纹样,以获得和谐的韵律感,此类地毯图案造型秀丽、结构严谨而舒展、色彩绚丽多彩。这种纹样最著名的地毯名为Ardabil,其中一张至今还保存在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内。从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初,因边角装饰逐渐消失,“团花”设计也不再频繁使用。而“花瓶”地毯在此时出现了,这类地毯共有七种不同的风格,有的地毯图案模仿了十七世纪波斯国王的花园,不仅展现了花园中所固有的动植物的生命美感,而且将纵横在花园中的小巷和水渠也编织了出来;有的在毯面上布满阿拉伯花饰,纹样组织反复套叠细密精致;有的仿照之前的“团花”设计,在中心区域编织有大团花,又或在整个毯面编织多个团花;还有的地毯的图案语言以长长的卷曲形或锯齿形叶子为主。这一时期,正值萨法维王朝的鼎盛时期,国内呈现一派繁荣景象,而用于宫廷铺设或供高层贵族欣赏的萨法维地毯,尤其是花簇堆砌般的“花瓶”式地毯色彩华丽浓烈、纹样繁复细密、结构均齐规整,与大的装饰环境与装饰风格形成统一。还有一种是以狩猎为主题的地毯。狩猎是萨法维国王们所珍视的一种活动,不仅是因为狩猎活动可以给国王们带来世俗生活方面的享乐,而且也可以获得宗教精神方面的寄托。之所以说狩猎活动与宗教有联系,那是因为狩猎经常在户外或荒野展开,这样可以使人联想到天堂的花园。关于此类型最好的一张地毯目前保存在米兰的波尔迪·佩佐利博物馆(Museo Poldi Pezzoli)内,还有一张是十六世纪生产的曼德斯地毯(Mantes Carpet),现保存在卢浮宫。

萨法维时期所生产的地毯代表了波斯地毯发展的最高水平,具备了之前地毯所没有的特点。首先,地毯业在萨法维时期由游牧部落生产上升到了“国有产业”的地位。皇室的资金支持与设厂建馆使地毯艺术从实用性较强的乡村地毯转变成了供上层贵族享用的精致艺术。其次,在这一时期的地毯上出现了最早的标牌,并编织有生产日期、生产者以及纺织地点等有价值的信息。例如,在上面所提到的Ardabil地毯上编织有如下的一段文字“除了您门槛我无处可逃;除了您的美宅我无处存身;卡尚人马克苏德的奴仆生产于946年”,这张地毯编织于伊历946年(1678年),即塔赫玛斯普统治时期。这些地毯编织信息说明了地毯作为艺术品获得了突破性的重大成就。第三,萨法维地毯与传统牧民平织地毯的编织步骤不同。编织传统地毯的织工主要是依靠记忆和经验来进行直接编织的,而这一时期的地毯需要艺术家先设计图案纹样,然后再将设计图纸和艺术家的想法传达给工厂织工,由织工将这些设计具体落实到地毯的制作中。库尔特·埃尔德曼将这一现象称为“地毯设计革命”。

如今保存下来的精美绝伦的古代波斯地毯大都产自于萨法维时期,此时期地毯的快速发展不仅得益于国内政治环境的稳定和统治阶级的支持,还与当时世界范围逐渐扩大的大背景有关。萨法维地毯既作为一种艺术又作为一种产品走出国门,并在已形成的波斯风格的基础上融合了外民族元素,朝着更加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团花”设计地毯



                                                         Ardabil_Carpet



                                                         “花瓶”地毯的碎片



                                                         “花瓶”纹样地毯


                                                     葡萄藤和棕叶饰地毯



                                                              曼德斯地毯



                                                         曼德斯地毯细节



                                                       狩猎主题地毯



(《伊朗艺术研究网》编辑  岳晋艳/文)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