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中国宫廷画院体制对伊斯兰细密画艺术发展的影响

2018-1-25 18: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61| 评论: 0

摘要: 原载《回族研究》2015年第一期 作者:穆宏燕

: 中国宫廷画院体制由蒙古人传播到波斯,对波斯细密画书籍插图艺术的兴起、发展和繁荣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13—17世纪,宫廷画院在大不里士、巴格达、设拉子、赫拉特、马什哈德、布哈拉、伽兹温、伊斯法罕等各大城市相继建立。画家们依附于宫廷画院,领享俸禄,依照各自效力的君主的旨意和审美情趣为经典文学作品和历史典籍绘制插图,由此形成不同的细密画流派。16 世纪,细密画和宫廷画院体制从波斯传播到印度莫卧儿伊斯兰王朝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促进了该地区文化艺术的发展。因此,在波斯—阿拉伯、莫卧儿、奥斯曼的国家文化建设中,宫廷画院曾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们提供雄厚的经费赞助,使细密画书籍插图成为伊斯兰艺术中的一朵奇葩。


关键词: 宫廷画院; 中国绘画; 细密画; 发展


宫廷画院在中国最早出现于五代时的西蜀和南唐,兴盛于两宋时期,成为推动绘画艺术发展的一种重要机制。供职于宫廷画院的画家享领朝廷俸禄,为宫廷服务,成为职业画家。他们与文人画家(非职业画家)以不同的价值取向,成为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双翼。1279 年,南宋覆灭。两宋时期兴盛的宫廷画院体制在元朝蒙古人统治下瓦解。然而,也正是蒙古人,却将中国的这种宫廷画院体制搬运到了伊朗(波斯),并落地生根,成长得繁花似锦,硕果累累。波斯的宫廷画院体制催生了细密画书籍插图艺术。细密画艺术于13—17世纪在波斯繁荣兴盛 500年,并在16世纪传播到印度莫卧儿伊斯兰王朝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成为伊斯兰艺术中的一朵奇葩。


   一、宫廷画院的建立与细密画的兴起

中国元朝的第一个皇帝忽必烈与伊朗伊儿汗王朝(1256—1380年)的开国君主旭烈兀是兄弟,这时期中伊两国关系非常密切这是继唐王朝之后,中伊文化交流史上的又一个重要时期伊朗在伊儿汗时代与中国元朝往来不辍经常互相聘问和展开经济文化交流合赞汗统治时期尤为密切伊儿汗王朝第一个皈依伊斯兰教的蒙古君主合赞汗(1295—1304年在位)授意首相拉施特·哈马丹尼在都城大不里士附近建设了一座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拉施迪耶艺术城,其中建有精美的楼台亭阁大型图书馆和整齐有序的画坊,将波斯和外国的学者和艺术家都集中在那里工作,编写历史著作并为之作插图。这是伊朗有史记载的第一座宫廷画院

正是在大不里士拉施迪耶画院,在艺术家们的通力合作下,拉施特奉旨编撰的皇皇巨著《史集》被绘制插图现存有两种出自拉施迪耶宫廷画院的《史集》绘图本一种收藏在爱丁堡大学图书馆,绘制于1307 年 70 幅插图 另一种收藏在伦敦亚洲皇家学会,绘制于 1314 年,有100 幅插图。拉施迪耶画院的另一个重大成果是菲尔多西(940—1020)的史诗《列王纪》插图本(1330—1336年绘制) ,20 世纪初被一私人收藏,并以此人的名字命名为德莫特《列王纪》插图本”。

随着宫廷画院在伊朗的建立,中国绘画艺术也随之对新生的波斯细密画产生强势影响当时,大不里士是一座国际性的大都市,各种信仰和民族的贤人占星家学者和史家,如华北和华南人印度人客什米尔人、吐蕃人和畏兀儿人,以及其他民族如突厥阿拉伯富朗人等,群集侍奉于如天的陛下”。中国(华北和华南) 排在众多国家的首位,中国人在该城的影响力由此可窥一斑。拉施特本人一直非常重视引入和传播中国文化,并为此做出了许多切实有效的努力,如延请中国医生到波斯培养波斯人学汉语,等”。当时,中国人在大不里士集中居住的地区,被称为“中国城”。因此,且不论当时中伊两国官方层面的兄弟般地直接交流,仅就大不里士城中大量的中国人而论,可以说为伊朗画家学习中国绘画提供了巨大的可能《史集》插图本属细密画早期作品,明显受到中国绘画的影响,这主要体现在线条的勾勒和局部构图上,而人物排列的方式和动作平衡对称的整体构图方式是伊朗式的,中国绘画历来不关注画面的平衡对称感。尽管山峦云彩水面的画法规则采用中国的但完全以一种非中国的方式将空白处全都填满德莫特《列王纪》插图本中,伊朗艺术家们学会了扬长避短,将中国艺术的动感与伊朗艺术传统装饰性原则中的停滞相融合,创造出一种具有强大表现力的史诗般特征,非常适合于《列王纪》这样的民族大型史诗作品。因此,德莫特《列王纪》插图本被视为波斯细密画成熟的标志性作品,观摩过中国绘画并对之十分欣赏的伊朗艺术家们,更倾向于不是遵循中国艺术规则或程式化,而是在美感特征方面,与中国艺术家进行竞争”。

因此,伊儿汗王朝的统治对伊朗绘画艺术有着两大创建: 一是将中国艺术传统传播到伊朗,成为伊朗画家们灵感的新源泉; 二是建立起了一种培养扶植绘画艺术的机制——一种将艺术家们聚集在王室宫廷图书馆(同时也是画院) 进行工作的传统。伊朗文人作为国家的精英阶层,是国家文化建设的主要负担者,他们著书立说,编写史籍,进行文学创作,作曲填词,垄断书画艺术( 倘若说,中国尚有非宫廷的文人画家的存在,至少在17世纪波斯细密画衰微之前非宫廷的文人画家在波斯几乎不存在,即使有一些非宫廷的画家存在,但他们都不是文人,也不能称为艺术家,只能说是“画工”,是手艺人) 。他们的一切文化活动主要是由宫廷画院来承担组织并提供经费赞助的,由此可见宫廷画院在伊朗文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二、宫廷画院的兴盛与细密画的繁荣

因此,蒙古人对伊朗的统治是伊朗绘画史的一个转折点,它使宫廷画院体制在伊朗建立起来,并在之后的数个世纪中繁荣昌盛。伊儿汗王朝后期,蒙古人对伊朗南部地区控制乏力,因珠家族( 1319—1342 年)莫扎法尔家族(1346—1393年)相继在设拉子建立地方王朝,贾拉耶尔家族(1339—1432年)在巴格达建立地方王朝,并建立起自己的宫廷画院。之后,帖木儿王朝(1370—1507年)统治伊朗全境,帖木儿及其儿孙们相继在撒马尔罕、赫拉特、设拉子等重要城市建立宫廷画院。15 世纪,土库曼人的黑羊部落(1407—1468年)和白羊部落(1467—1514年)相继蚕食帖木儿帝国的领土,在大不里士巴格达设拉子等大城市建立了宫廷画院,形成著名的土库曼画风。1502年,萨法维王朝驱逐了土库曼人在伊朗的统治,以大不里士为都城,重建宫廷画院。塔哈玛斯普国王于1548年将都城迁到伽兹温,并在该城建立宫廷画院。同时,塔哈玛斯普国王的侄子伊布拉欣·米尔扎被委派为马什哈德总督,他在马什哈德建立了自己的宫廷画院。伊斯玛仪尔二世于1576 年登基,将大不里士马什哈德设拉子的一些画家召回到都城伽兹温,复兴了这座城市的宫廷画院。1587 年,阿巴斯一世国王登基,并于 1597 年将都城从伽兹温迁到中部大城市伊斯法罕,并在该城建立自己的宫廷画院。萨法维王朝东北部邻居乌兹别克汗和其儿子阿卜杜·阿齐兹( 1540—1549年在位)以布哈拉为统治中心,建立宫廷画院,一直繁荣到16世纪末期。画家们绝大部分依附于这些宫廷画院,靠宫廷俸禄生活,依照各自效力的君主的旨意和审美情趣为经典文学作品或史籍绘制插图,由此形成不同的细密画流派。因此,正是宫廷画院在伊朗各大城市的建立及其相应的文化活动,成就了伊朗中世纪文学与艺术的双重辉煌。

在上述各大宫廷画院和画派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巴格达赫拉特大不里士设拉子和伊斯法罕宫廷画院及其相应的文化举措。

巴格达是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的政治和文化中心,因传统因素受波斯文化的影响较深。早在蒙古人入侵之前,就因受波斯摩尼教书籍插图的影响,阿拉伯世界最流行的文学读物《哈利里传奇》和《卡里莱与笛木乃》于 1225—1258 年被绘制插图,这可以说是早期阿拉伯巴格达书籍插图艺术最典型的代表作品。14 世纪中期,随着贾拉耶尔王朝( 1339—1432 年)对伊儿汗王朝疆域的占领,巴格达再次成为艺术活跃的中心。贾拉耶尔家族在巴格达建立起自己的宫廷画院,网罗了一批优秀画家,比如当时最著名的细密画大师阿赫玛德·穆萨及其弟子夏姆斯尔丁,弟子的弟子和卓·阿卜都拉赫依祝奈德等,可谓三代画家齐聚在贾拉耶尔的巴格达宫廷画院中效力。阿赫玛德·穆萨主持绘制插图的书籍有《阿布·赛义德传》《卡里莱与笛木乃》《登霄记》《成吉思汗史》,至今还留存有一些散落的画页。阿赫玛德·穆萨和其弟子夏姆斯尔丁原先效力于大不里士宫廷画院,因此在他们带领下巴格达画派的早期画风基本上是继承了大不里士画风。在苏尔坦·阿赫玛德统治时期( 1382—1410 年) ,祝奈德担任巴格达宫廷画院总监,在新君主的大力支持下,一种新的绘画特征在巴格达画派出现并成熟。

巴格达画派最杰出的代表作是哈珠·克尔曼尼的《五部诗》插图本(1396年绘制),其中的一幅画有“祝奈德·苏尔坦尼”的签名,这是有某位具体画家署名的最古老的一幅作品。这部插图本的大部分聚会场景,不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很有可能都是出自祝奈德之手,或至少是在他的监督下完成的。这些场景成为后来细密画的典范。该插图本中的一幅图画《胡马与胡玛雍相见》,表现的是波斯王子胡马骑在马上,伫立在中国公主胡玛雍宫殿的院墙外。胡玛雍在宫殿阳台高处,羞涩地看着院墙外的胡马王子。与之前的伊儿汗大不里士画风相比较,我们可以从这幅画作中看到巴格达画派的两大创新。一是成熟的俯视视角。俯视视角的哲学基础: 细密画是从真主安拉知的观望视角出发,这是神的视角,洞悉世间的一切细密画的俯视视角在伊儿汗大不里士画派的细密画中并不突出。巴格达画派率先开创了这一特征,并在祝奈德手中成熟。之后,以贝赫扎德为代表的“赫拉特画派”强化了细密画的真主全知式的俯视视角,使之成为细密画最主要的特征之一。二是绚丽色彩的运用。之前伊儿汗大不里士画派受中国绘画影响较深,运用的色彩种类非常有限,更多的是强调线条。而在巴格达画派绘制的哈珠·克尔曼尼《五部诗》插图本中,色彩的运用趋于绚丽,由此开创了波斯细密画色彩运用的“崇高原则”使美轮美奂的色彩对视觉产生强大冲击力,成为细密画艺术的又一代表特征“祝奈德以仔细斟酌的颜色结构和大师般的画面构图,创造了令人神魂颠倒的、幻想的、神话般的、诗意的世界”。因此,可以说以祝奈德为代表的巴格达画派开创了细密画书籍插图艺术的新时代。当时,巴格达是伊斯兰世界的中心,而巴格达宫廷画院作为国家文化建设的中枢,对将伊斯兰的宗教哲学理念融于细密画艺术起了非常重要的引导和推动作用。

设拉子是阿契美尼德王朝古波斯帝国和萨珊王朝波斯帝国的兴起之地,波斯文化传统积淀在该地区非常深厚,因而设拉子宫廷画院历来以《列王纪》为主要绘制对象。14 世纪上半叶,因珠家族在蒙古人伊儿汗政权势力不济之下,在设拉子建立自己的地方小王朝,并在该城建立宫廷画院。在王公们的资助之下,《列王纪》于 1330 年和1332年两度被绘制插图本。在帖木儿王朝时期,先是帖木儿的一个孙子伊斯坎达尔·苏尔坦被任命统治设拉子,他在该城建立宫廷画院,网罗当地最杰出的艺术家聚集在画院中,第三次绘制《列王纪》插图本( 1410 年) 。不久,帖木儿的另一个孙子伊布拉欣·苏尔坦替代了自己的堂兄弟伊斯坎达尔·苏尔坦,成为设拉子统治者,接管了宫廷画院,并第四次绘制《列王纪》插图本,即著名的“伊布拉欣·苏尔坦《列王纪》插图本”(1430—1435 年绘制)。该插图本开创了将书法艺术与细密画插图相结合的传统: 两列或者是四列文字排列在画面的上部或下部,使画面呈现出对称几何结构,将画面空间分为和谐的几部分,人物与主要事件往往位于画面中部,集中在文字列上下的视域中。这显然是受到中国绘画题图诗的启迪,但用伊朗传统的平衡对称方式表现出来。在“伊布拉欣·苏尔坦《列王纪》插图本”之后,书法与图像的结合为各个细密画流派所采用,成为细密画的艺术特征之一。细密画作为书籍插图艺术非常适合把相关诗句置于画中,由此波斯的书法艺术与细密画艺术辉映成趣,相得益彰,增加了细密画的欣赏价值和文学趣味,文本与图像的关联更加牢固。平衡对称性从古波斯帝国时期起就是伊朗装饰艺术的范式,对这种传统范式的推崇无疑与设拉子宫廷画院统治者的审美情趣密切相关。

拜松古尔·米尔扎( 1397—1434 年) 是帖木儿第四子沙哈鲁之子,长期经营赫拉特宫廷画院。拜松古尔是一位具有极好艺术审美鉴赏力的王子,自身也多才多艺,十分热衷于对细密画艺术的扶植和赞助,他四处网罗全伊朗最优秀的艺术家在自己的宫廷画院中,由此形成了波斯绘画史上最灿烂辉煌的赫拉特流派。这时期,赫拉特宫廷画院的成就是著名的“拜松古尔《列王纪》插图本”( 1429 年绘制) 和哈珠·克尔曼尼的《五部诗》插图本( 1427—1440 年绘制) 。1422 年,拜松古尔派遣了一个由宫廷画家吉亚速尔丁率领的使团到中国,明成祖朱棣接见了该使团。宫廷画院尽管在元代萧索,但到了明代,宣召知名画家入宫,并给予官衔及俸禄,再度成了正式的体制”。在宫廷画院再度复兴的明代,尤其是在永乐盛世,以痴迷细密画著称建有伊朗史上最著名的宫廷画院的帖木儿王子拜松古尔派遣一个由当时著名画家带队的使团出使中国,其文化使命不言而喻。“拜松古尔《列王纪》插图本”是波斯细密画史上的辉煌制作,是在吉亚速尔丁出使中国之后绘制而成,其中的中国元素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在其中的一幅画作《古尔纳尔与阿尔戴细尔相见》中,画面前景宫廷院墙上停歇的两只喜鹊明显具有中国宫廷工笔花鸟画的特征。拜松古尔宫廷画院作品中的人物面部描绘往往具有中国仕女的特征,这在其《列王纪》插图本和哈珠·克尔曼尼《五部诗》插图本中都很显著,尤其是后者中有一幅画作《胡马与胡玛雍夜晚在御花园中相会》,美丽绝伦,堪称波斯细密画最为经典的作品之一,画中御花园夜晚的景色是那样的绚丽明亮,被誉为“永恒的夜晚之春”。该画作者不详,因画中的人物面部具有显著的中国宫廷仕女画特征,应当出自一位有机会观摩过中国宫廷收藏珍品的伊朗画家之手。因此,有研究者推测其作者很可能正是率领使团出访过明永乐宫廷的画家吉亚速尔丁

帖木儿王朝末期,侯赛因·拜依噶拉统治赫拉特时期( 1460—1506 年) ,这座中亚文化名城再度焕发出绚丽奇异的光彩,诗歌、音乐、绘画、壁画、建筑、园林建造以及其他的一些艺术,都得到了新的发展,呈现一派繁荣鼎盛的景象。当时的赫拉特在历代君主的长期经营下,成为难以替代的文化中心,整座城市无比地繁荣美丽,“在这个可居住的世界上,还没有其他的城市能与赫拉特相比……赫拉特的繁荣与美丽,( 比过去) 增长了十倍,甚至二十倍”这一切都仰仗于赫拉特宫廷画院文化举措的推动。

侯赛因·拜依噶拉国王本人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趣味,尤其重用首相阿里希尔·纳瓦依( 也是位杰出的诗人、艺术家) 。君臣二人齐心协力,大力提升文学家和艺术家的社会地位,给予文学艺术最慷慨的赞助。由此,在赫拉特形成了一个精英社团,实质上也是个苏非社团,当时文学艺术界最杰出的人物,如穆罕默德·米尔罕德(历史学家)、侯赛因·瓦艾兹·卡希非(文学家)、苏尔坦·阿里·马什哈迪(书法家)、卡马尔丁·贝赫扎德(画家)、亚力(镀金师)是该社团的成员。他们聚集在赫拉特宫廷画院美丽的别墅和果园中,长时间地吟唱诗歌,纵论哲学、文学和艺术方面的问题,聆听美妙的音乐和歌吟,呷饮美酒。大多数时候,国王也会光临这些苏非式的聚会。在这种开明的氛围中,赫拉特画派再度辉煌,产生了波斯细密画史上最杰出的画家卡马尔丁·贝赫扎德(1450—1531年),他绘制的萨迪《果园》插图本(1487年绘制)和内扎米《五部诗》插图本(1493年绘制)是这时期赫拉特宫廷画院最杰出的作品。在贝赫扎德之前,细密画画家一般不关注周遭现实的生活,因为在苏非神秘主义认识观中画家所画的是真主眼中的世界,呈现的是一种幻想而神秘的美。贝赫扎德的努力和创新,使写实倾向与深刻的苏非奥义在细密画中完美融合,最杰出的代表作品就是他绘制的萨迪《果园》插图本,其中,《优素福逃离佐列哈的情网》堪称细密画史上最为经典的作品: 一进又一进的宫殿房间、弯曲蜿蜒的楼梯、关闭着的门窗,含蓄而深刻地用周遭环境因素,将优素福逃离佐列哈情网的难度表现了出来。在贝赫扎德手中,细密画超越了拜松古尔时期宫廷画院的中国画风,中国绘画的影响不再是一种显然的存在。这种超越无疑与当时赫拉特宫廷画院浓厚的苏非文化氛围密切关联。

1502 年,萨法维王朝建立,大不里士再度成为都城。这是自 651 年萨珊波斯帝国被阿拉伯人灭亡之后,在经历了八个半世纪的异族统治之后,伊朗人再度建立起来的统治伊朗全境的强盛王朝,“是穆斯林波斯的最光荣的土著王朝”为近现代伊朗国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在塔哈玛斯普国王(1524—1576年在) 旨意下,大不里士宫廷画院成为国家的文化中枢,推行一系列的文化举措,着力弘扬伊朗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在艺术领域,倘若说,伊儿汗时期的大不里士画风处在中国绘画艺术的强势影响之下,那么萨法维时期的大不里士画风完全超越了中国绘画艺术的影响,创造出了完全属于伊朗民族自己的画风,其特征是笔触精工细致,颜色丰富深厚,画面呈现一种独特的美感,是伊朗西部艺术传统(大不里士) 与东部艺术传统(赫拉特)的完美融合。这种风格在以“塔哈玛斯普《列王纪》插图本”(1537年绘制)和“塔哈玛斯普《五部诗》插图”( 1539—1543 年绘制) 著称的插图本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呈现出一种既绚丽夺目又和谐愉悦的高贵而典雅的艺术特征。这时,细密画艺术不仅成为伊朗国家文化的象征,而且还对印度莫卧儿、奥斯曼土耳其的文化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宫廷画院最后的辉煌与细密画在波斯的衰落

1597 年,萨法维王朝的一代雄主阿巴斯一世国王将都城迁到中部大城市伊斯法罕,伊朗艺术在这座城市再次达至繁荣鼎盛。无数的画家、书法家、建筑师、工匠云集伊斯法罕,为新君主效力。伊斯法罕宫廷画院成就了波斯细密画艺术最后的辉煌,该画院最优秀的作品是两部《列王纪》插图本,分别绘制于1587—1597年和 1614年,皆是阿巴斯国王定制。尽管阿巴斯国王的宫廷画院中会集了大量的优秀画家,王室对书籍插图艺术也有所资助,但与之前历代王室倾其大量财力于书籍插图制作相比,阿巴斯国王将更多的财力与人力集中在大型建筑及其壁画绘制上,而在书籍插图制作方面资助较少。伊斯法罕“世界图画”广场四周的大型建筑群至今依然见证着当年的辉煌,堪称伊斯兰建筑史上的旷世杰作。阿巴斯国王的这一举措,从两个方面导致绵延数个世纪的细密画书籍插图艺术在伊朗衰落: 一、由于书籍绘画获得宫廷赞助大幅减少,画家们不得不寻求新兴的商业大贾的赞助,而这些商人既没有足够的财力负担书籍插图艺术的沉重费用,也没有相应的文学修养与艺术情趣,更倾向于定制一些单幅独立的画作,用于居家房间的装饰,而不是文学书籍的插图。在这些单幅画作中,一个或一对年轻男女,加上几丛花草或舒卷的云朵绘制在简单的衬底上,辅之以粗糙的镀金作为装饰(之前,精湛的镀金是细密画非常重要的流程,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撑,镀金师与书法家、画家三者具有同样的崇高地位) 。艺术家们不得不迎合商业阶层的需要和审美趣味,由此,细密画的装饰性增强,故事性和与文学文本的关联减弱,绘画逐渐脱离文本,成为单幅作品。伊斯法罕画派的很多作品都是与文学文本关联较弱的单幅作品(诚然,也有不少单幅作品堪称经典杰作),可以用作不同书籍的插图,更可以作为室内装饰性作品悬挂,而之前的细密画书籍插图绝无用于悬挂装饰。这解构了波斯细密画艺术作为一种书籍插图艺术———一种独特的艺术品种的存在基础。二、宫廷、私人建筑、公共建筑中壁画的流行是 17 世纪伊斯法罕绘画艺术繁荣的另一种景象,其中一些壁画至今仍可以看到。然而,大型壁画从技术层面解构了细密画艺术的独特性。当画家们在阔达的墙面上用水彩作大型壁画,细密画作为一种独特的工笔画所具有的精雕细琢感全然丧失。

细密画在本质上是一种宫廷绘画艺术,是一种贵族式的精致而尖端的艺术,需要充足资金的滋养。当细密画沦为一种大众艺术,这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消解。源自内部的解构因素,再加上这一时期欧洲绘画的强势影响,具有数百年辉煌历史的波斯古典细密画书籍插图艺术就此衰落了。1815 年,现代印刷术被引进伊朗。一些被印刷出版的经典文学作品也模仿古代手抄本的样式,印刷插图于其中,但其价值与古代细密画大师们的亲笔手绘本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地道的书籍插图绘画消失了。


    四、宫廷画院体制及细密画艺术向印度和奥斯曼的流传

印度细密画艺术的繁荣是在莫卧儿伊斯兰王朝时期(1526—1858年)。莫卧儿王朝的开国君主巴布尔自称帖木儿后裔,对帖木儿时期的波斯文化十分倾心,曾长期流连于帖木儿帝国的文化中心赫拉特,出入赫拉特宫廷画院,深受赫拉特细密画艺术氛围熏陶,在他后来的《回忆录》中对赫拉特宫廷画院的细密画画家、书法家、诗人等多有记载,例如: “毕赫札德是[米尔咱宫廷中]最著名的画家。他的作品精致细腻,但画无胡须的脸则画不好 总是把下巴画得很长。他画大胡子的脸画得很出色。” 这说明巴布尔经常接触到贝赫扎德的画作。但是,巴布尔因一生忙于征战,未能建立起自己的宫廷画院。其子胡马雍( 1530—1556 年在位) 继位之后,因部下叛乱而于1543年逃亡到伊朗萨法维王朝塔哈玛斯普国王的宫廷中避难,居住了一年时间。在此期间,胡马雍深受大不里士宫廷绘画艺术的影响,经常观摩那里的艺术大师们绘制细密画插图,并与他们成为至交好友。1555 年,在萨法维军队帮助下,胡马雍平叛成功,重新夺得政权,随即仿效大不里士宫廷画院,着手筹建自己的宫廷画院。

另一方面,1548 年,萨法维王朝迁都伽兹温,大不里士画派的鼎盛时期随着都城的迁移而结束。迁都之后不久,塔哈玛斯普国王突然对细密画艺术失去兴趣( 中原因在伊朗文化史上一直是个谜),不再提供赞助支持。这让长期靠宫廷赞助和供奉支撑的细密画艺术及画家陷入窘境。声名显赫的年迈大师苏尔坦·穆罕默德从此封笔,其他一些优秀的画家,比如米尔·莫萨维尔、米尔·赛义德·阿里、阿卜杜·撒玛德,相继纷纷投奔印度莫卧儿宫廷。波斯艺术大师们的投奔与胡马雍筹建自己的宫廷画院正好契合,这些波斯细密画大师效力于胡马雍的宫廷画院,同时也培养了大批印度本土的艺术家。随后,越来越多的波斯画家迁居印度,寻求更好的发展。这些画家几乎都是在贝赫扎德的影响之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优秀画家,他们将贝赫扎德的审美风范———图像与文学文本紧密关联———发展完美。因此,“印度 16 世纪画派的变革,以及中亚和奥斯曼土耳其的画派皆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贝赫扎德的遗产”1556 年,胡马雍不慎从自己宫廷画院藏书楼楼梯上失足滚下身亡,因此,实际上莫卧儿宫廷画院是在胡马雍的儿子阿克巴( 1556—1605 年在位) 时期筹建完善的。

阿克巴的母亲是波斯人,在血缘上对波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感,加之他在少年时期因随父亲避难于大不里士宫廷,对大不里士细密画流派可谓耳濡目染,并拜阿卜杜·撒玛德为师,学习细密画。阿克巴亲政之后,在都城阿格拉完成了其父亲的遗愿,建立起了莫卧儿宫廷图书馆即画院。现存苏黎世里特贝里博物馆的一幅阿克巴时期的细密画(约绘制于1590—1595年期间),生动地呈现了当时莫卧儿宫廷画院里细密画绘制的流程,是反映细密画艺术的非常珍贵的图像资料。

在阿克巴和贾杭吉尔汗(1605—1628年在位)统治时期,莫卧儿王朝在政治和经济上都达到繁荣强盛的顶峰,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撑了细密画艺术在印度的繁荣。莫卧儿宫廷画院绘制的第一部大型作品是《哈姆宰传》。哈姆宰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叔叔,伊斯兰教初期的勇士和英雄。这部作品的插图绘制工作早在胡马雍时代就开始了,因工程浩大,一直持续到阿克巴时期才完成(约完成于1577年)。该项绘制工程的总监正是波斯杰出的细密画大师赛义德·阿里和阿卜杜·撒玛德,绘制这部书是一项超乎寻常的艰巨工作,1 400 幅图画以非常规的大尺寸被绘制,众多印度本土的画家参与了这项工程。正是这部作品,使“印度莫卧儿的绘画站住了脚跟”赛义德·阿里和阿卜杜·撒玛德,这两位杰出的波斯细密画大师,为创建莫卧儿细密画流派立下了汗马功劳。

尽管印度莫卧儿细密画流派是在波斯细密画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可以说是与波斯细密画最近的流派。但同时也几乎从一开始,莫卧儿流派就表现出与波斯细密画艺术的显著差异。因为莫卧儿细密画在产生之时正值欧洲文艺复兴绘画艺术鼎盛期,印度艺术家受到欧洲绘画艺术的强烈影响,比波斯艺术家更多地致力于表现空间的感受力。例如,在阿克巴时期的插图本《诃利世系》中的插图《克里希纳和巴拉罗摩鏖战敌军》中,远处的山与人明显小于近处的人物,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空间纵深感,这是波斯细密画从未有过的。因此,莫卧儿绘画艺术立足于印度本土的艺术传统,对欧洲绘画和波斯细密画的优势兼收并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种莫卧儿画风在阿克巴时期成熟,“阿克巴时代的莫卧儿细密画,逐渐融合了波斯细密画的装饰性、印度传统绘画的生命活力与西方绘画的写实技法三种因素,形成了折中而又独特的风格”这种画风在《阿克巴本纪》插图本中得到完美的体现,“尤其是在肖像和动物绘画领域,欲辨别其伊朗质素,通常是比较困难的”。

受到波斯细密画艺术显著影响的另一个国家是奥斯曼土耳其。1453 年 5 月,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攻克君士坦丁堡,将之更名为伊斯坦布尔。穆罕默德二世及其继承人巴亚齐德二世一生忙于向欧洲扩张,无暇顾及文化建设。1512 年,塞利姆一世继位,调转矛头,与自己的东邻伊朗萨法维王朝开战,攻克了萨法维都城大不里士,掳掠了大量的战利品和萨法维艺术家,甚至萨法维伊斯玛仪国王的后宫家眷也成了俘虏。萨法维无奈割地求和。这次战争不仅让奥斯曼获得大量物质财富,更获得了宝贵的艺术财富———波斯细密画由此传入奥斯曼帝国。塞利姆一世仿效大不里士在伊斯坦布尔建立起自己的宫廷画院,将掳掠来的波斯艺术家集中在那里为自己效力。1525 年,塞利姆病逝,其子苏莱曼继位。苏莱曼大帝在位 46 年,开创了奥斯曼帝国最繁荣鼎盛的时代。突厥人在整个中世纪都处在波斯文化的影响之下( 即使他们曾做过波斯的统治者) ,他们阅读的文学作品也主要是波斯中世纪经典文学作品,并对之进行模仿创作,连苏莱曼大帝自己创作的诗歌也“深受波斯诗歌的影响”。在绘画艺术领域,奥斯曼的艺术家们更是效法波斯,奉波斯细密画艺术大师们的作品为圭臬,尤其崇奉赫拉特和大不里士画风,恪守其陈规,“突厥人曾一度比印度人更加精确地追随伊朗艺术的范式”苏莱曼大帝重金聘请了不少波斯的优秀艺术家为其宫廷画院效力,16世纪奥斯曼苏丹宫廷画院的很多画作,实际上都是这些波斯艺术家们的作品。细密画在奥斯曼帝国繁荣兴盛了 100多年,灿烂辉煌的奥斯曼细密画艺术几乎就是波斯细密画艺术的移植。这或许是奥斯曼细密画艺术与莫卧儿细密画艺术———直接在波斯细密画艺术影响之下产生的两大绘画艺术———最大的差异。也许正是因为奥斯曼土耳其人不善变通的特性,17 世纪在欧洲绘画艺术的强势冲击下,奥斯曼艺术家们很快就完全放弃了细密画艺术,全盘接受欧洲绘画艺术,正如他们后来在 20 世纪初叶在政治体制方面采取了全盘西化的政策。莫卧儿王朝开创的印度细密画艺术虽然在贾杭沙赫( 1628—1658 年在位)之后呈下滑趋势,但一直坚持到19世纪中叶,被英国殖民统治者的学院派油画取代。

波斯细密画艺术在17世纪之后一度下滑乃至凋敝,但在20世纪伊朗艺术家们采取融会贯通的方式,实现了华丽的转身。他们在接受欧洲绘画“人的平视视角”的同时,强化了色彩运用的“崇高原则”和笔触的精细繁复,使伊朗现代细密画在用色上更加美轮美奂,具有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而强化了的“崇高原则”使细密画所承载的传统文化内涵依然如故。伊朗现代细密画依旧是世界艺术大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参考文献:

1]朱杰勤 中国和伊朗关系史稿[M 乌鲁木齐: 新疆人民出版社,1988

2][波斯]拉施特 史集( 第一卷第一分册) [M 余大钧,周建奇,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6

3]王一丹 波斯拉施特史集·中国史研究与文本翻译[M 北京: 昆仑出版社,2006

4ūyīn PākbāzNaqāshī-yi-IranM],Tehran : Intishārāt-i-Zarīn-v-Sīmīn1388( [伊朗]鲁因·帕克巴兹 伊朗绘画[M

德黑兰: 扎林与西敏出版社,2009 )

5J S WilkinsonSayr-i-Tārīkh-i-Naqāshī-yi-IrānīM],Tarjuma: Muhammad IrānmanishTehran: Intishārāt-i-Amīr Kabīr1383

 ( J S 威尔金森 伊朗绘画史[M[伊朗]穆罕默德·伊朗曼内希德,译 德黑兰: 阿米尔·卡比尔出版社,2004 )

6]穆宏燕 论波斯细密画的伊斯兰合法性[J 东方论坛,2013( 5)

7][美]高居翰 江岸送别———明代初期与中期绘画[M 夏春梅等,译 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

8A M Kevorkian  /  J P SicreBāghhā-yi-Khiyāl-Haft Qarn-i-Mīniyātūr-i-IranM ],Tarjuma: Parvīz MarzbānTeran:

Intishārāt-i-Farzāna1377 ( A M 克沃基安 / J P 斯克雷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