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的伊朗艺术收藏

2018-1-25 18: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48| 评论: 0

摘要: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是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也是世界最著名十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位于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的82号大街,占地面积为13万平方米,馆藏有埃及、巴比伦、亚述、波斯、远东、近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是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也是世界最著名十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位于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的82号大街,占地面积为13万平方米,馆藏有埃及、巴比伦、亚述、波斯、远东、近东、希腊罗马、欧洲和非洲等各地艺术珍品330余万件,不仅展出如绘画、雕刻等常见的艺术种类,还展出地毯、乐器等艺术门类。在馆中,所收藏的伊朗艺术珍品种类繁多,既有具有实用价值的金银青铜器皿,也有具有装饰价值的绘画地毯等,这些艺术品承载着波斯民族不断变迁的文明史以及沿袭下来的审美史,成为了波斯文明对外传播交流的重要媒介

一、青铜制品

萨珊王朝是波斯文明发展的顶峰时期,这一时期的政治、宗教及其艺术在世界上都具有广泛的影响。尤其在艺术方面,萨珊文明继承和发扬具有四千年历史的古东方传统,汲取希腊罗马以及其他一些外来成分而融和于本土艺术之中。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藏有一件青铜壶(图一),这件青铜壶不管是从宏伟的规格还是精致的设计方面都可以看出其受到了希腊的影响,例如青铜壶足部饰有一圈有着希腊特色的重叠花瓣图案。其次布满壶身的抽象植物纹样也是萨珊艺术中的衍生物,且这种细颈鼓腹的青铜形制在帕提亚和萨珊王朝的金属制品中都能被发现。但根据考古研究表明,这件青铜壶既不属于帕提亚时期,也不属于萨珊时期,而是萨珊晚期出现的带有伊斯兰教文化元素的“伊斯兰艺术品”。在萨珊艺术品中,壶身处饰有的这种抽象植物纹饰表现地刻板,会受到器型的约束而使图案不会富有太多的变化,而在伊斯兰艺术品中,抽象植物纹样的运用已成熟,在图案布局及设计方面变得更加复杂多样,就如在这件青铜壶中,腹部的几何植物图案根据器型的变化而变化,从下至上壶腰越窄图案就变的越小,迂回曲折的弧线变化使本该机械化的几何构图变得柔和生动。从口缘处延伸至壶中腰的长手柄的头部设计的是一只抽象化的猫状图案。这些抽象化的特征都表现出了伊斯兰艺术的审美倾向。

收藏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另一件青铜制品是国王宝座的一条腿(图二)。强大的萨珊王朝是以中央集权的形式组织起来的,君主是最高权力的象征,所以在皇室艺术品的制作上就要突出显示皇权的独一无二。而作为官方宗教的琐罗亚斯德教对萨珊王朝社会的各方面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艺术品上也无不例外。通常情况下,君主为了强调王权的神圣,会将世俗王权与宗教象征结合起来。这里所展示的青铜宝座腿的设计是狮鹫的前半部分。狮鹫是狮身鹰首的神兽,在琐罗亚斯德教中,狮子和鹰是太阳的象征。将这一种带有宗教意味的具象艺术元素设计到象征王权的具体实物中,加强了世俗王权与太阳崇拜之间的联系,使得王座神化。这件带有浓厚萨珊特色的青铜器物与上述的青铜壶一样,是阿拉伯民族侵入波斯后制作的艺术品。穆斯林统治者一方面为了在异乡建立政权初期赢得民心、稳定统治,另一方面又因为穆斯林并没有设计皇室徽章的传统,所以这件青铜宝座仍然继承了萨珊时期的审美习惯和设计特色。


                                            图一  青铜壶



                                            图二  青铜宝座的腿



二、陶瓷工艺

波斯的陶瓷器在其发展历程中一方面继承了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人的传统,一方面也受到中国陶瓷器的影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珍藏有一件属于十二世纪晚期到十三世纪早期的波斯瓷盘(图三)。这件瓷盘在制造过程中运用了波斯匠人独创的米娜技术(mina’i,这个技术可以使艺术家用更多的颜色来绘制瓷盘,出现与细密画相似的丰富多彩的图案设计。与程式化的植物图案相比,人物形象似乎被米娜画家所偏爱。的确,波斯瓷盘上的装饰纹样多为情节性题材,多出自于波斯诗人菲尔多西所著的《列王传》。大都会博物馆所藏的这件瓷盘以天蓝色打底,在清澈明亮的表面釉层下绘着其主题纹。瓷盘的主图纹是一个正在弹古琴的女性形象,周围又绘有一圈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整个盘面似乎表现的是王宫中宴饮赏乐的情景。这些人物设计风格与波斯细密画中的人物风格如出一辙,因此,米娜瓷器的装饰图案有助于我们了解伊朗中世纪早期的绘画作品。同时,波斯的陶瓷工艺还受到了中国陶瓷器的影响。在九到十世纪,波斯主要是对中国唐代陶瓷器的模仿,出现了受中国唐三彩影响的多彩釉陶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收藏有一件来自内沙布尔的波斯碗(图四),这件碗模仿唐三彩以黄、绿、白为基本釉色,在釉下绘有具有伊斯兰特色的棕榈叶纹样。到了十四世纪,波斯陶瓷器又受到了中国明代青花瓷的影响。该馆中藏有一件与中国青花瓷原型极为相似的瓷碗(图五),这只碗内部的装饰是环绕底部的三条鱼,外部浮雕式的装饰精工细雕。无论是从瓷碗的形制还是外部装饰都可以看到中国青花瓷的影子。


                                            图三  波斯瓷盘



                                             图四  波斯碗



                                             图五  波斯碗



三、细密画

细密画的发祥地不在波斯,但把细密画发展到极致的是波斯人的细密画。波斯细密画是古代波斯艺术最为著名的代表,是一种在手抄经典、民间传说或历史、文化、宗教和科学等抄本中和文字相匹配的小型图画。在纽约大都市艺术博物馆中收藏有波斯历史上多个时期的细密画。其中一幅细密画来自于《动物的功用》(《Usefulness of Animals》)手抄本中。《动物的功用》是一本关于动物的书籍,主要描写了鸟类、鱼、蛇及昆虫等动物的习性、特质、栖息地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用处。这本书最终被翻译成波斯语,成为了早期带有插画图的波斯手稿。选取自这本书中的细密画表现的是一对鹰相互争斗的场景(图六)。画面中,两只站立的鹰、石块以及植物都放置在图片底部的地平线上,画面顶部描绘的天空就像是反向的苍穹。处于构图中心的两只鹰充满活力,与周围的风景结合起来使得空间感加强。这幅细密画体现了伊斯兰追求平面空间视觉享受的绘画传统。同时,这幅画也受到了远东艺术,尤其是中国绘画的影响。1258年,蒙古征服了波斯,结束了阿巴斯哈里发的统治,他们作为王朝统治者在波斯定居下来。但是他们仍然与其中国元朝的同胞保持联系,使得一些中国绘画传统传入了波斯,影响了细密画的创作。首先,在这幅细密画中,中国的传统花卉图案牡丹和荷花被直接描绘,并且对植物花卉的刻画精谨工整、勾线细腻,颇具中国工笔花卉精致巧妙的风格。其次,这幅细密画还模仿中国绘画,尝试将书法艺术和绘画结合起来。将伊斯兰绘画技法与中国绘画传统相结合,使得整幅画极具装饰性,营造出一种“精神启示的氛围”。除了上述这幅细密画外,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其他细密画中也可以找到中国绘画元素的蛛丝马迹。例如,在一幅创作于十四世纪早期,描绘《列王传》其中一个情节的细密画中,中国传统花卉牡丹花纹样没有直接描绘在画面上,而是出现在了画中人物所穿的服饰上(图七)。再如,在一幅创作于1480年的细密画中,图中人物所穿的服饰衣领处和肩膀处绘有源于中国明朝的龙凤图案。但是,大不里士的艺术家们将这些龙凤图案作了夸张化处理,失去了中国传统龙凤样式的和谐韵律(图八)。


                                            图六  细密画



                                              图七  细密画



                                             图八  细密画



四、波斯地毯

波斯地毯因其高超的技术和精美的装饰而在世界上闻名遐迩,成为了各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竞相争取的宠儿。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也收藏有多张价值连城的波斯地毯,其中一张是编织于十六世纪中期的皇家地毯(图九)。皇家地毯一般以红色主体、蓝色或蓝绿色边带、精心设计的花卉图案、阿拉伯花饰及动物纹样而独具特色,这张藏于大都市艺术博物馆中的皇家地毯也不例外。皇家地毯主要是供奉宫廷御用,满足宫内的铺设需要,所以在地毯的设计方面多崇尚色彩浓烈、精工富丽的艺术风格。这张地毯以明亮的红色铺底,在毯面的主体部分编织有精致的阿拉伯花饰和卷曲的藤蔓等植物花卉,并且将这些具有生命美感的植物纹与呈动态状的动物纹结合起来,使得整体设计疏密得当、动静得体。在地毯中所呈现出来的动物纹样既有波斯本土的现实动物如老虎、狮子等,也有来源于中国神话中的神兽如龙凤和麒麟,这些现实中和神话中的动物在相互对抗,使整张地毯充满了力量感。地毯主体的外围设计有三条宽窄不一的饰带。最外层的窄边带同样是红色为底,以卷曲形连缀式的棕榈叶和缠枝充实其空间,与地毯主体的设计与风格形成呼应。中间的边带是最宽的一条,主纹样仍然是缠枝花卉纹,其底色为黑色,缠枝纹样为红色,色彩对比强烈。内边带是用纳斯赫体文字编织的颂扬花园春天美景的诗句(纳斯赫体是一种阿拉伯书法艺术,以流畅圆润的笔触为特色)。整张地毯不论是主体画面还是边带诗句都为我们呈现出一番生机勃勃的花园美景,在伊斯兰艺术中,通常描绘人间花园的景象来暗示宗教性的天堂花园,而如今这种象征性意义已经被学者们注意到。

萨法维时期除了上述彰显奢华贵族气息的皇家地毯外,编织有几何图案的地毯也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就藏有一张此类型的地毯(图十)。这张地毯的主图纹是一个八角星形的几何图案,在几何形区域内饰以源于中国神话传说中的龙凤神兽纹样。以八角星形为中心又向四周辐射出八个红蓝相间的花瓣形几何图案,以红色为底的花瓣内饰以相互缠绕的阿拉伯花饰,而以蓝色为底的花瓣内饰以模仿中国凤凰而创造出的西牟鸟形象。整张地毯的毯面设计就是以这种几何图案的组合为基本单位在地毯主体部分重复铺开的,不同的是在每个几何图案内编织的图案纹样不同。在其中一个八角星形的几何图案内发现了一种同样来源于中国的神兽——麒麟,可以看出中国的文化元素影响了波斯地毯的装饰。在各个几何图案间的空档里,卷曲形的阿拉伯花饰作为点缀填充于其中,使整张地毯显得更加饱满,富有装饰性。


                                           图九  皇家地毯



                                        图十  几何图案地毯



除上述所列举的伊朗艺术品外,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还珍藏有许多属于伊朗各时期的其他艺术佳品。这些艺术品的存在具有极大的历史和现实价值。一方面这些千姿百态、形态各异的艺术品以具体的物质形式将千百年前的文明特征保存了下来,使过去的历史“活”了起来。另一方面又为当代的艺术创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即使是拥有不同文化背景或操不同语言的人们,也能从这些具有装饰性的艺术品中获得美感。因此,这些艺术品不仅是伊朗人民的财富,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


参考文献:

 

[1]孙培良:《萨珊时期的伊朗艺术》,《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第3期,第112页。

[2]倪建林:《古代波斯、伊斯兰风格与中西方装饰艺术之关系略论》,《亚太艺术》,2017年10月,第34——52页。

[3]《波斯细密画》,伊朗马汉航空,2018年1月13日,http://www.sohu.com/a/216473685_395799。

 

(《伊朗艺术研究网》编辑  岳晋艳/文)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