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波斯细密画概览

2018-10-12 11: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 评论: 0

摘要: 细密画(Miniature)又称缮本画,是精致刻画的小型绘画,因画面尺寸小且描绘精细而得名。细密画通常用作手抄文学经典或民间传说等书籍中与文字相配合的插图及封面和扉页上的装饰图案,是一种典型的伊斯兰艺术形式。


细密画(Miniature)又称缮本画,是精致刻画的小型绘画,因画面尺寸小且描绘精细而得名。细密画通常用作手抄文学经典或民间传说等书籍中与文字相配合的插图及封面和扉页上的装饰图案,是一种典型的伊斯兰艺术形式。细密画在发展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流派,有波斯细密画、印度细密画、拜占庭细密画和罗马式细密画等,其中波斯细密画最为著名,以其典雅明亮的色彩效果、精致繁丽的装饰手法和精湛考究的工艺技术在世界艺术范围内独树一帜,被称为“艺术珍珠”。波斯细密画兴起于13世纪伊儿汗王朝时期,于15、16世纪萨法维王朝时期发展到鼎盛阶段,最终于17世纪因欧洲绘画的传入而逐渐衰落。波斯细密画在四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沿袭波斯传统特色,与东西方文明的不同艺术风格兼收并蓄,丰富了细密画的装饰语言。同时,又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向周边国家进行辐射性传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界性艺术奇葩。

波斯细密画在13世纪早期受希腊瓶画和叙利亚艺术的影响,以红色为底,动植物造型和人物服饰的装饰以几何形为主,整体风格简洁明快、造型稚拙。1256年,忽必烈的胞弟旭烈兀建立了伊儿汗国,中国波斯建立了直接的联系,两国之间不仅在官方层面关系密切,在经济文化方面也交往频繁。中国风格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传入蒙古治下的波斯并影响了波斯细密画的创作。波斯细密画受到中国绘画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在技法方面,纤毫毕现的中国工笔画使得波斯细密画的线条变得纤细如丝、工整细腻;在纹样方面,中国丝绸及陶器等工艺品上的龙凤、云纹等元素传入波斯,丰富了细密画的装饰图案;在体制方面,中国宫廷画院引入波斯宫廷,统治者的资金支持及职业艺术家的倾心投入使得波斯细密画得到了强势发展。合赞汗朝的首相拉施德在大不里士附近建立了一座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艺术城,叫做“拉施迪耶”,这是伊朗有史记载的第一座宫廷画院,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和学者都聚集在此进行文学及艺术创作。拉施特编著的被称为“第一部世界历史”的《史集》正是在“拉施迪耶”画院完成插图绘制。收藏在爱丁堡大学图书馆中的《史集》阿拉伯版抄本里的细密画便体现了中国风格的影响。这一抄本里共有70张矩形细密画,插图通常水平方向布局,仅占书写区域面积的三分之一,这样的排版可能受到了中国传统卷轴画的影响。同时,也吸收了中国水墨画的绘画方式,讲究“水”与“色”的相互融合。另外,中国绘画的影响还体现在人物形象的刻画方面,从抄本的插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多数画面中的人物并不是波斯欧罗巴人深目高鼻、五官立体的人种特征,而更多的是具有蒙古人的典型外貌——圆脸、细眉、小眼。因此,中国绘画在形式和内容方面都影响了波斯细密画的创作。除此之外,《史集》抄本插图也受到了阿拉伯及欧洲等多种文明的影响。波斯细密画在此时由于得益于大不里士的优越地理位置而走上了风格杂糅之路。

14世纪晚期,帖木儿王朝统治了伊朗全境,并以撒马尔罕为首都。撒马尔罕在当时是东西方贸易商路上的枢纽城市,是地理大发现前的国际性商业城市。艺术事业的热衷者帖木儿将被征服城市的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学者、诗人及手工艺人都征召聚集到撒马尔罕为其效劳。这种文艺创作的集中化有利于帖木儿宫廷艺术的发展。帖木儿的后代们也是艺术积极的支持者,并在自己治理下的城市建立宫廷画院,由此在撒马尔罕、赫拉特和设拉子等地形成了帖木儿绘画的不同流派。拜松古尔·米尔扎是帖木儿的孙子,具有极高的艺术审美鉴赏力,热衷于细密画艺术的扶植与支持,并长期经营赫拉特宫廷画院,形成了波斯细密画史上最灿烂辉煌的赫拉特画派。拜松古尔还于1419年派遣宫廷画师盖耶速丁跟随使团出使中国明朝,盖耶速丁用日记体裁记录他对中国艺术的见闻,也带回了一些中国宫廷画以及由他本人制作的素描和速写画。这些来自中国的艺术品在波斯宫廷登记造册,并由艺术家精心研究。中国绘画风格继蒙古西征后再次影响了波斯细密画的设计与创作,并且启发了画家贝赫扎德。贝赫扎德是帖木儿王朝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画家之一,是赫拉特画派的主要代表。他绘制的萨迪《果园》插图本和内扎米《五部诗》插图本,成为了这一时期赫拉特宫廷画院最杰出的作品,贝赫扎德绘画风格的一些特点也通过这两部作品表现出来。例如,画中人物的面部均呈四分之三侧向;无论是背景还是人物均以平面的方式呈现,并不刻意追求立体效果;画中的部分形象延伸至画幅边框之外使绘画空间得到延展。1522年贝赫扎德的细密画创作发生了重要转折,这一转变对波斯本土细密画风格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波斯细密画在他的引领下,从对外来风格的借鉴转变为对波斯本土风格的探索。同时在这一时期,贝赫扎德的细密画创作也呈现出了新的特点,如以叠加的人物或景物表现画面中的空间关系;用色更加鲜艳华丽以加强视觉冲击感。贝赫扎德先后供职于帖木儿宫廷和萨法维宫廷,他在帖木儿时期所形成的上述绘画特点也影响了十六世纪萨法维时期细密画的创作,连接起了两个时期的作品风格,确保了波斯细密画风格的连续性。

1502年,萨法维王朝建立并定都于大不里士。萨法维王朝的国王塔赫玛斯普热衷于艺术事业并对此提供了积极的支持与赞助,推行了一系列文化艺术举措。大不里士在塔赫玛斯普国王的支持下成为了国家的文化中枢,许多有才能的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等被聚集到这里,使得包括细密画在内的波斯文化艺术在此得到了繁荣发展。萨法维王朝是波斯民族在经历了八个半世纪的异族统治后再次由本民族建立的王朝,所以着力弘扬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在艺术领域,萨法维时期的大不里士画派完全超越了在伊儿汗时期所形成的中国绘画的影响,探索并创造出具有本民族特色、属于本土的细密画风格。这种绘画风格的特点是笔触细腻、颜色丰富,画面呈现出独特的美感。又因著名画家贝赫扎德从赫拉特到了大不里士宫廷任职,从而促使了赫拉特画派与大不里士画派的完美融合。塔赫玛斯普时期绘制的《列王记》插图本和《五部诗》插图本中的细密画便体现出了这样的风格特点。《列王记》是由菲尔多西创作出来的伟大民族史诗,体现了强烈的民族精神,其中的细密画插图常表现血腥的战争场面,充满了暴力与屠杀。而内扎米的《五部诗》更多描写的是人间的爱与恨,所以细密画表现出了与《列王记》不同的风格,更加注重描绘秀丽的风景、抒情的意境及醉情的人物等现实主义场景。十六世纪末,萨法维王朝的首都从大不里士迁往加兹温,阿巴斯大帝即位后又迁都伊斯法罕。波斯细密画在此地获得了回光返照式的最后繁荣。政治的强盛以及社会的富庶体现在细密画中便是在风格上过分追求优雅秀丽,在题材上多描绘宫廷及世俗生活的奢华与享受,如狩猎、盛宴、养花、欣赏音乐等,充满了欢乐、繁闹及奢侈的氛围。礼萨·阿巴斯是这一时期最具有影响力的波斯艺术家,他致力于制作细密画专辑,使细密画从书中插图的附庸地位解放出来而发展成单独的画页,单张画页再装订成集或纪念册。除了绘制单页画,礼萨也从事肖像画创作,前期多描绘年轻的上层宫廷官员形象,之后礼萨所描绘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开始关注下层群体,到了后期年轻的宫廷贵族配合年老的托钵僧的双面肖像画成为了礼萨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以强调这两种不同社会阶层的生活方式和眼界。

细密画在萨法维时期繁荣发展的表象背后已埋藏了衰微的因子。阿巴斯国王将更多的财力物力投资到大型建筑与壁画的绘制上,而对书籍装饰插画艺术的资助减少,使得画家们开始寻求商业大贾的扶植。这些商业大贾一方面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承担巨大的细密画创作费用,另一方面则没有较高的艺术修养与情趣,从而导致细密画的质量大打折扣。再加之这一时期建筑物上壁画的流行解构了细密画艺术的独特性,壁画的大范围水彩创作使细密画创作所特有的纤毫必现的精雕细琢感荡然无存。另外,这一时期欧洲绘画的入侵更加冲击了细密画的发展,从而使波斯细密画开始走向衰落与解体。

波斯细密画是波斯艺术中最重要的艺术部类之一,在波斯历史上繁荣了四个世纪之多。它兴起于蒙古治下的伊儿汗王朝,兴盛于本民族的萨法维王朝。在这样一种历史轨迹下,细密画作品中即有新颖的中国特色也有古老的波斯传统,且两种风格并行不悖。古老的波斯细密画在世界艺术史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在空间广度上,波斯细密画影响了奥斯曼细密画、莫卧儿细密画、新疆细密画及日本浮世绘的创作,在时间长度上,波斯细密画的色彩运用及空间布局等技法为现代插画及水彩画艺术提供了灵感。更为重要的是,现代细密画在伊朗艺术家的通力合作下完成了华丽的转身,在继承波斯古代细密画的优良传统下与时俱进,使细密画依旧成为世界艺术园林中的一朵奇葩。


                        拉施德《史集》插图      萨曼王朝国王曼苏尔于961年授予皇位



                                              拉施德《史集》中的蒙古士兵



                           贝赫扎德绘制的《五部诗》插图        哈伦·拉希德在浴室



                            贝赫扎德绘制的《五部诗》插图     亚历山大大帝与七贤商议



                        贝赫扎德绘制的内扎米《五部诗》插图        马尼翁与莱拉在学校相遇



                                 礼萨·阿巴斯绘制的插图    一个年轻的葡萄牙商人喂狗喝酒



                  礼萨绘画风格的年轻女人




                                 (《伊朗艺术研究网》编辑  岳晋艳/文)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