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波斯花园:琐罗亚斯德教与伊斯兰教文化元素的融合

2019-4-15 09: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8| 评论: 0

摘要: (本文作者:穆宏燕 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教授)

:波斯—伊斯兰园林是世界三大园林体系之一,其最早渊源可以上溯到古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最早都城帕萨尔加德中的御花园。该御花园乃居鲁士大帝依照琐罗亚斯德教经书《阿维斯塔·万迪达德》中的相关描述而建,是一种围墙封闭式园林。围墙内的主体部分为“四重花园”结构,即由四个等面积的方形构成四个对称小花园,由此形成波斯艺术几何对称的审美原则,该原则成为波斯艺术的牢固规范。波斯伊斯兰化之后,波斯—伊斯兰花园在水流的布局设计上显然受到了《古兰经》中“天园由四条河滋润”说法的影响。然而,波斯人以他们业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审美观念,把波斯—伊斯兰花园的流水走向设计与四重花园的几何对称原则相结合,由此形成“十”字交叉、 对称平衡的四条流水。这种几何对称结构成为伊斯兰园林和建筑的典型结构,并对欧洲园林艺术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几何对称;波斯园林;伊斯兰文化;琐罗亚斯德教文化

 

古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 公元前 550—前 330 年)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大帝国,在上古时期曾对亚非欧文化产生过十分深远的影响,然而这种影响作用因种种原因被屏蔽了,不为世人所了解和熟悉,或所知不详。就以园林艺术来说,人们所比较熟悉的是自然山水造型特征的中国园林和几何规则造型特征的欧洲园林。然而,欧洲园林艺术从根本上来说,很难说是一个独立的园林体系,它直接受到波斯—伊斯兰园林艺术的影响。只是因为欧洲人掌握着话语权,故将欧洲园林描述为一个独立的艺术体系。本文以波斯园林造型艺术为切入点,探析古波斯帝国琐罗亚斯德教中几何对称的审美原则对伊斯兰园林造型艺术的影响,以窥波斯—伊斯兰园林艺术对欧洲的影响。

 

一、上古时期的波斯花园

伊朗高原四周大山环绕,高原内陆地区气候炎热干燥,降雨量非常少,干热季节可持续7个月,从而使得伊朗高原2/3 的面积几乎都是荒漠,只有北部里海沿岸狭长地带和地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地域是雨水丰沛的绿地。然而,另一方面,山区夏季雨量充沛,冬季也有较大的降雪量。伊朗高原上缺少大河,这些水源都渗入地下,形成丰沛的地下水资源。正是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早在公元前 1000 多年,生活在伊朗高原上的人们发明了坎儿井水利灌溉系统,解决了农业灌溉和居民用水的问题。2016 年7 月,伊朗呼罗珊、亚兹德、克尔曼、伊斯法罕以及中央省的11 条的坎儿井以“伊朗坎儿井”这个总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公元前550年,居鲁士大帝( 公元前550—前530年在位) 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正式将在伊朗高原上传播已久的琐罗亚斯德教立为国教,并以帝国之力、国教之尊大力推行琐罗亚斯德教信仰。本文主旨并不在于该宗教本身,因此对该宗教信仰内容不赘述,只述及该宗教中的几何对称审美原则。在伊朗高原干燥炎热的荒漠中,人们渴望荫凉,迫切需要一个既能纳凉避暑、满足身体需求的地方,又能在炎热之地拥有一片心灵净土,满足心灵对宗教的需求。利用坎儿井水利设施所营造的波斯花园则是在建筑美学上满足了这双重渴望。最早的波斯花园位于帕萨尔伽德( Pasārgād) 宫殿建筑群之中,该建筑群乃居鲁士大帝亲自设计,位于现今伊朗法尔斯省省会设拉子东北约100 公里处。尽管现在只剩下一堆残垣断壁,但依然可以看到其形制规划的大致面貌。帕萨尔伽德御花园与其他8 座波斯花园一起于2010 年7 月以“波斯花园”的总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帕萨尔伽德御花园是唯一一座建造于伊斯兰之前的花园,其他 8 座皆属于波斯—伊斯兰园林。之外, 1978 年12 月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伊斯法罕“世界图画广场” ( 现名“伊玛目广场”) ,也是一座典型的波斯—伊斯兰园林。

帕萨尔伽德作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龙兴之地,其整体设计出自居鲁士大帝之手,由警卫室、客栈(朝贡使节休息之处) 、接见大殿、寝宫、祭火坛、金库和御花园等若干部分组成。居鲁士战死疆场之后,归葬于帕萨尔伽德,因此居鲁士陵墓现今成为帕萨尔伽德的标志性建筑。居鲁士之子冈比西斯二世、以及后来的大流士二世又增建一些建筑。其中,居鲁士大帝亲自设计建造的御花园(图1) 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第一座围墙封闭式王家园林,也是波斯大地 上已知的第一座花园,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形制尚存的上古园林。花园中央的主体部分由四个等面积的长方形小花园构成,因此又被称为查哈尔·巴格 ( Chahār Bāgh) ,意为“四重花园”。整座园林曾经种满各种花草树木,葱茏苍翠,流水潺潺,在干燥炎热的伊朗高原上的确堪称人间乐园。因此,以帕萨尔伽德御花园为代表的波斯花园是波斯人放松精神和怡养性情的地方。

由于整个园林呈围墙式封闭结构,古波斯语称为 paridaida,目前绝大多数古语言学家认为该词本意为“围绕住的地方”,即现代波斯语 pardah( 意为“隔离的屏障” ) 的古体。笔者尽管通晓现代波斯语,但不是专门的语言学家,无法否定语言学家们的论断,但笔者根据波斯花园的实际功用,以及该词的结构形态,揣测该词可能还有另一层意思,与现代波斯语中的 parididah 相当,意即“看得见仙女的地方”。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供人进行宗教冥想的封闭式园林。因此,居鲁士大帝创建的波斯花园被认为是波斯人关于天堂的想象在人间的具体化。古波斯语 paridaida 这个词后来进入古希腊语中成为 parádeisos ( 天堂、乐园) ,又从古希腊语进入拉丁语,由此演化成欧洲各个语言中的“天堂、乐园”,英语为 paradise。   

就笔者阅读所及,学界普遍认为,居鲁士大帝修建帕萨尔伽德御花园的灵感来自于两河流域的巴比伦空中花园,或者是希伯来神话传说中的伊甸园——其原型出自两河流域苏美尔神话中的迪尔蒙乐园。然而,笔者对此有不同看法。帕萨尔伽德御花园是修建在平地上的围墙式封闭园林,从外引坎儿井水进入园林。而巴比伦空中花园( 姑且认为其真实存在过) ,一般认为是两河流域典型建筑模式——层级塔式,每一层都种满各种花草,远远看去犹如浮悬在空中。至于传说中的伊甸园或迪尔蒙乐园,《旧约·创世纪》 2:8 -10 说:“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1]其中,“园子”一词在公元前4 世纪的《七十子希腊文本》 ( 《希伯来圣经》最早的希腊文译本) 即被译做“paradeisos” ( 即乐园、天园) ,现在有一些西方神话学学者力图将之坐实在伊朗西北部的乌鲁米耶湖附近某处的环山盆地中2]。然而,不论是两河流域神话中的迪尔蒙乐园还是希伯来神话中的伊甸园,皆是神造的园子,究竟是建造在天上还是人间,乃是不可证实也无法证实的。并且,经文也没明确言及园子是用什么建造的,其形制又是如何。

阿契美尼德王朝建立起横跨亚非欧的大帝国之后,两河流域文化中的诸多因素被吸纳进伊朗文化中,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而,考虑到阿契美尼德王朝将在伊朗高原上传播已久的琐罗亚斯德教立为国教,因此笔者认为更应该从琐罗亚斯德教自身的文化中去寻找居鲁士大帝建造帕萨尔伽德御花园的灵感来源。在琐罗亚斯德教经书《阿维斯塔·万迪达德》第二章“贾姆”中讲到,伊朗远古时期的国王贾姆在光明主神阿胡拉·马兹达护佑下统治伊朗900 年。在他的统治下,人丁兴旺、牛羊成群,大地拥挤不堪,贾姆三次为他们用阿胡拉·马兹达赐予的金戒指“誓约之环”和金权杖撑开大地,拓展生存空间。之后,阿胡拉·马兹达告诉贾姆,暗魔制造的毁灭人类的严寒暴风雪即将来临,让贾姆建造一座“瓦拉”躲避这一灭顶之灾:“你造瓦拉,呈四方形,每边长度为两梅丹( 1) ……你令水流入那里,其长度为一哈斯拉( 2) ; 你将禽鸟安置于此间,草木永不枯萎,食物永不匮缺。你在此建居室、地下室、殿堂、凉亭、庭院、沿廊……你使世间每一种树木繁盛……你使每一种果木繁盛……无论人们在瓦拉居住多久,都用之不尽……你将金戒指置于瓦拉,造一门户,并造一其内光灿灿之窗。” ( 2:25 -30) 贾姆听后问阿胡拉·马兹达如何建造这座瓦拉,阿胡拉·马兹达对贾姆说: “用脚将土踏碎,用手将土揉细,犹如陶工揉和陶土。” ( 2:31) 贾姆建造好了瓦拉之后又问“谁将马兹达的宗教传入贾姆所造之瓦拉”,神答是神鹰( 2:42)3]( P81 -82) 。贾姆把俊美的男女和各种雌雄动物都安置在这座园子里,躲过暗魔制造的灾难,人类与家畜在这座人间乐园里过着幸福安宁的美满生活。

 《阿维斯塔》中明确说到,这座乐园是神指示伊朗国王用泥土砌墙修建在大地上的人间乐园,而非神建造的天堂乐园,并且对其形制作了详细描述,还说到神鹰会把对光明主神阿胡拉·马兹达的信仰传入这座乐园。我们可以确信,居鲁士大帝几乎是照着《阿维斯塔·万迪达德》所说的形制来设计和建造帕萨尔伽德御花园的,把宗教神话传说中的神令伊朗国王修建的人间乐园付诸实践。尽管《阿维斯塔》中的这座园子是为抵抗暗魔制造的严寒暴雪而建(这大约是琐罗亚斯德教的诞生地中亚地区冬季暴雪的投射) ,然而《阿维斯塔》也同时说到酷暑也是暗魔制造的灾害3]( P21) 。伊朗高原的干燥炎热,使得居鲁士大帝遵照《阿维斯塔》中神的旨意建造这座“瓦拉”,利用坎儿井,引水入园,把整座园子灌溉得繁花似锦、郁郁葱葱,以抵抗暗魔制造的酷暑。并且,以硕大双鹰翼和头顶三盏火焰莲花灯的神祗形象( 图2) 守护着这座人间乐园,指引其间的人们遵从琐罗亚斯德教的信仰。

这里,尤其值得评述的就是这座乐园的形制:首先,这是一座有围墙的封闭式园林,并且围墙里侧建有沿廊;其次,园子中有主建筑接见大厅(殿堂) ,有寝宫、有地下室,有两座凉亭; 第三,“瓦拉”开有门户( 即园子大门) ,还有“一其内光灿灿 之窗”。波斯花园主建筑或居室的地下室皆设计有通风竖井天窗,既保障地下室的空气流通,又使地下室有自然光照。第四,园子里有一条一千步长的水流,水流如何走向《阿维斯塔》没有言及。

帕萨尔伽德御花园的水流系统现已干涸,研究者们经过勘探复原出了其水流图(图 1) : 绿色圆圈为水流入口,三个红色圆圈为水流出口,箭头为流水走向。我们从该图看到,在水流入口和左侧出口都有一凉亭建筑;水流分 a、 b、 c 三路滋润“四重花园”,分左右两路流向主建筑( 接见大厅) ,从主建筑左右两侧流出园子。凡水渠转折处皆有一小方水池,既起装饰美化作用,也有实际的功效,即沉淀水中的泥沙杂质。

园子主建筑的前方有一阔达的水池。图 1 主要是水流走向图,未将水渠转折处的小方水池和主水池画出。笔者根据帕萨尔伽德御花园模拟图视频截图(图3) 资料增加图1 中的该主水池。主水池与水渠没有明面沟通,而是利用坎儿井地下暗渠沟通。主建筑倒影在如镜面般的主水池中。接受万民朝见的伊朗国王享有灵光的笼罩和护佑,灵光是创造生命的源泉,护佑伊朗部族兴旺发达,也是古波斯帝国君权神授的象征,“受到灵光保佑的统治者,即国王,可以与天神沟通” 4] 。《阿维斯塔·亚什特·蒂什塔尔》 6: 34 有言:“蕴藏于水中的灵光。” 5]因此,灵光蕴藏在水中,即水中之光。国王接见大臣和外藩使者的主建筑倒影水中的设计构思把琐罗亚斯德教“水中灵光”“光护王权”“君权神授”的思想表达得十分完美。 对帕萨尔伽德御花园中种植的主要树木没有相关记载,《阿维斯塔》只言及“每一种树木”“每一种果木”,但根据另一处阿契美尼德王宫波斯波利斯的有关图像,以及伊斯兰之后保存完好的其他波斯园林的实际情况来推测,种植的主要树木可能是柏树。一则是因为柏树耐旱,二则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在伊朗琐罗亚斯德教神话中,柏树是先知琐罗亚斯德从天堂带到人间的圣树6],柏树在波斯文化中的地位差不多相当于菩提树在佛教文化中的地位,在波斯建筑艺术、浮雕艺术、绘画艺术中随处可以看到柏树。在波斯波利斯王宫的浮雕中有大量的柏树图案(图4) 出现,图5反映的是波斯大臣带领外邦朝贡队伍觐见波斯国王,波斯大臣前面即是标志性的柏树。并且在柏树的造型上,往往是融火焰簇—莲花蕾(莲花瓣) —水滴三者为一体7]。现存的波斯—伊斯兰园林里,也是以种植柏树为主,并且柏树也大多修剪成这种火焰簇—莲花蕾( 莲花瓣) —水滴三位一体的形状。

这里,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该御花园的“四重花园”结构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其依据何在。《阿维斯塔·万迪达德》言“你造瓦拉,呈四方形,每边长度为两梅丹”,“梅丹” ( Medān) 本意为“宽阔的场地”即广场,作为长度单位的具体量度不详; 另一个波斯语译本为“你造瓦拉,呈四方形,每边长度为查雷图”8]“查雷图” ( Chārtū) 即“查哈尔图” ( Chahārtū) 的省略形式,本意为“四重的”,作为长度单位的具体量度不详。因此,四方形的每一边的长度若采用“梅丹”一词即两个“广场”,那么围墙里面的空间就是四个“广场”面积 ; 《阿维斯塔·万迪达德》只言及“瓦拉”呈四方形,未言及究竟是正方形还是长方形。然而,无论是长方形还是正方形,只要每个边长为两个“广场”,其内部空间必定为四个“广场”。若采用另一个词“查哈尔图”,其本身即是 “四重的”意思。因此,围墙内的主体布局设计是四等分为四个小园林,即著名的查哈尔·巴格( 四重花园) 。笔者疑,此处实际上是用内部空间设计结构来界定边长。“四重花园”布局体现的是一种几何对称审美观念,由标准几何图形构成对称平衡。由此,几何图形与对称平衡作为一种神定原则,成为伊朗艺术最基本、最重要、最典型的特征。


       图1 帕萨尔伽德御花园平面图



    图2 帕萨尔伽德双鹰翼神形象



            图3 主建筑即接见大厅前的主水池



                                  图4



                                   图5


二、波斯—伊斯兰园林

公元651 年,波斯萨珊帝国被阿拉伯大军覆没。当时的文明状况是,阿拉伯人还在住帐篷,而波斯人在公元前6 世纪其建筑艺术就已经达到辉煌灿烂的顶峰。阿拉伯人征服了波斯,而波斯的雄伟建筑征服了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开始征用皈依伊斯兰的波斯穆斯林为他们修建清真寺,修建哈里发的宫殿等等。这时,波斯人把他们建筑审美观念融合在了伊斯兰建筑艺术中,并对世界建筑艺术产生了极为广泛和深远的影响。这其中,居鲁士大帝开创的波斯花园作为一件十分精美的艺术品对伊斯兰园林建筑艺术产生的影响是十分深刻的。伊斯兰之后的波斯花园在总体布局设计上与帕萨尔伽德御花园一脉相承,采用“四重花园”结构,但对“四重花园”的设计各有不同。帕萨尔伽德御花园实际上有两种“四重花园”布局,一是中央位置的四个等面积长方形“四重花园”,二是平面图下方( 见图 1) 的两个等面积长方形和两个等面积正方形构成的“四重花园”。由此,伊斯兰后的波斯园林万变不离其宗,由长方形和正方形对称构成: 有的是四个等面积的正方形;有的是四个等面积的长方形;有的是两个等面积的正方形和两个等面积的长方形; 有的是两个较大等面积的长方形和两个较小等面积的长方形;有的在四重花园的每个方形中再设更次一级的四重花园等等。 无论如何布局,总是会遵循几何对称的基本准则。

在水流的布局设计上,波斯—伊斯兰花园显然受到了《古兰经》的影响。 《古兰经》9] 47:15 言:“敬畏的人们所蒙应许的乐园,其情状是这样的: 其中有水河,水质不腐;有乳河,乳味不变; 有酒河,饮者称快; 有蜜河,蜜质纯洁; 他们在乐园中,有各种水果,可以享受。” 《古兰经》也是吸纳了《圣经·旧约》伊甸园有四条河滋润的说法。这四条河如何走向?《圣经·旧约》和《古兰经》皆未明确言及。然而,波斯人以他们业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审美观念,把波斯—伊斯兰花园的四条流水走向设计与四重花园的对称平衡原则相结合。最普遍的一种设计即以帕萨尔伽德御花园为蓝本,四重花园在主建筑的前方,流水以四重花园的中心水池为基点,分别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流水构成,由此形成“十”字交叉、对称平衡的四条流水; 同时,在主建筑前设主水池。比如:设拉子天堂花园( 图 6、图 7) ,主建筑在花园北部,四重花园在主建筑南侧,每个四重花园中有更次一级的四重花园;主水池倒影着主建筑(图8) ,完美呈现出“水中莲花”或“水中灵光”的宗教意蕴7]。另一种比较普遍的设计是将主建筑置于四重花园的中心点,主建筑左右水渠和前后水池分别对称,由此形成“十”字交叉对称的四条流水。这种布局主建筑前后水池一般会比较阔达。比如: 伊斯法罕四十柱宫( 图 9、图 10) ,主建筑在整座花园的中部,四重花园围绕着主建筑,四重花园中再设次一级的四重花园; 主建筑完美倒影在阔达水面中,静谧安宁、高贵典雅、如梦如幻,可谓达到了寄托宗教情感、表达君权神授与怡养性情的完美融合。伊朗雅利安人崇奉“水中灵光”。水中灵光是帝王的庇护,伊朗国王得灵光庇护,则国家繁荣昌盛; 失去灵光庇护,则会亡国。因此,这种水面静止反射的图像寓意是:国王得水中灵光的庇护,国家永葆繁荣昌盛。

居鲁士大帝遵照琐罗亚斯德教经书《阿维斯塔》旨意所开创的几何图形与对称平衡结构,成为伊朗艺术最典型、最根深蒂固的审美特征,与追求不对称审美的中国园林艺术正好相反。对称平衡带给人的是一种静态的美感,静谧安宁,适合人在其中进行宗教性的沉思默想。然而,若只是一味的安静,会让人觉得沉闷。一定要静中有动才能真正给人以精神上的愉悦与舒适,而潺潺流水正好赋予波斯花园静中有动。因此,每座波斯—伊斯兰花园都充分利用坎儿井水利设施,布局了非常精密的水流系统: 除了主水池会有较大的、集中的喷泉之外,其他分水渠一般都会采用阶梯式的跌水或小喷泉的形式( 图 11) ,以此带给整座园子以动感。这种喷泉是根据物理学上的连通器原理,天然自压喷出,不需要人工或机械水泵。因此,只要水源不枯竭,喷泉便会永不停止。

这样的水流系统既起装饰美化作用,也起实际的灌溉作用,灌溉园林中的花草树木。因此,每座波斯—伊斯兰花园最精心布局的就是喷泉、跌泉与水池、水渠。水池和水渠的底部通常都处理成天蓝色或蓝绿色,养眼怡神,舒缓人的神经系统,让人完全放松下来。因此,波斯花园把滚滚红尘的烦恼隔绝在围墙之外,让花园成为真正的人间乐园,成为“看得见仙女的地方”,让人进入宗教的沉思冥想。 波斯—伊斯兰园林的建造模式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而广为传播,东起中国新疆吐鲁番,西至西班牙的安达卢斯,南到印度,都可以看到波斯花园模式的园林。1569 年,印度莫卧儿王朝沙贾汗聘请波斯建筑师和工匠,为其波斯宠妻泰姬玛哈尔修建陵墓,历时22 年完工。该建筑( 图12) 堪称旷世杰作,将波斯花园“水中莲花(灵光) ”的象征寓意表现得完美无遗。公元711 年,伊比利亚半岛被北非摩尔人征服,这即是西班牙伊斯兰时期的开始。波斯文化在伊斯兰世界的强大影响使得摩尔人把坎儿井灌溉技术和波斯花园模式搬到了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第一项世界遗产阿罕布拉宫,被誉为西方世界最伟大的伊斯兰建筑,其中的御花园(图13)面积虽然不大,却同样把波斯—伊斯兰园林的内在意蕴表达得淋漓尽致。

居鲁士大帝开创的波斯花园,一方面是用人力把神的旨意落实在尘世间,从而使得几何图形和对称平衡作为神的定制而具有了神圣性,另一方面是用人力把不规则的大自然纳入规范之中,体现的是人对自然的改造,因此呈现为人工装饰之美。由此,装饰性成为伊朗艺术最根深蒂固的审美特征。这与中国园林特征正好相反。中国园林追求的是一种不对称的自然美,在不对称中、在自然而然中达到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总之,波斯花园是标准的对称式规则园林,体现的是人工美;而中国花园是典型的不对称不规则式园林,体现的是自然美。波斯—伊斯兰园林的最基本原则——由精致的几何图形构成的对称美——对后来的欧洲园林造型艺术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因此,世界园林艺术,从根本上说,只有两种: 一是中国园林,一是波斯—伊斯兰园林。然而,由于近代欧洲的强势崛起,掌握着话语权的欧洲人把欧洲园林描述为一个独立的体系,由此形成世界三大园林艺术之说:中国园林、伊斯兰园林、欧洲园林。无论如何,居鲁士大帝开创的波斯花园,至今仍在波斯文明所影响的伊斯兰世界中灿烂生辉。它不是虚无缥缈的天堂,而是实实在在的人间乐园,是人在尘世烦恼中的心灵慰藉,是人在滚滚红尘中追寻的一方心灵净土。居鲁士大帝通过波斯花园建立起来的几何对称、人工装饰的审美原则成为伊朗民族最根深蒂固的审美观念。之后,随着波斯的伊斯兰化,高度发达的波斯文明带给伊斯兰文化非常深刻的影响,因此几何对称和人工装饰同时也成为伊斯兰艺术的主要审美原则。


                              

图6 设拉子天堂花园平面图:箭头所指从上至下为:主建筑、主水池、中心水池



                              图7 设拉子天堂花园鸟瞰图



         图8 设拉子天堂花园主水池倒影主建筑



  图9 伊斯法罕四十柱宫平面图



            图10 伊斯法罕四十柱宫主水池倒影着主建筑



    

图11 设拉子天堂花园跌泉与小喷泉



              图12 波斯花园在印度——泰姬陵



           

图13 波斯花园在西班牙——阿罕布拉宫御花园


注释:

①梅丹:本意为“广场”“开阔的场地”,作为长度单位的度量不详。魏庆征编《古代伊朗神话》 ( 北岳文艺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 ) 此处( 25 ) 采用的是“哈斯拉”一词,该书资料来自何种语言译本不详。

②哈斯拉:伊朗长度单位,其长度大约是一千步。

 

参考文献:

1]新旧约全书[M].中国基督教协会印发,1994

2][美]萨缪尔·诺亚·克拉莫尔.苏美尔神话[M].叶舒宪,金立江,译.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77

3]阿维斯塔·万迪达德(波斯语译本) M].伊朗图书世界出版社,2005:8182

4][伊朗]阿卜杜·侯赛因·扎林库伯.波斯帝国史[M].张鸿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1:14

5]阿维斯塔[M].元文琪,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55

6Sādiq HidāyatNīrangstānIntishārāti-Amīr KabīrTehran1342p155( [伊朗]萨迪格·赫达亚特.民俗志[M].德黑兰:阿米尔·卡比尔出版社, 1963:155)

7]穆宏燕.印度—伊朗“莲花崇拜”文化源流探析[J].世界宗教文化, 2017( 6)

8]元文琪.波斯神话[M]. 北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23

9]古兰经[M].马坚,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6

 

(本文转载于《回族研究》,2018年第4期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