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西亚绘画中的中国印迹

2020-1-20 11: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8| 评论: 0

摘要: 西亚与中国绘画具有各自的特点。13 世纪蒙古人进入西亚地区后,使得中国图案、中国艺术风格在这一地区渐渐被复制和学习。经过长期的文化艺术融合,西亚细密画开始呈现出中国化的风格、图案以及其他相关元素。

[摘要] 西亚与中国绘画具有各自的特点。13 世纪蒙古人进入西亚地区后,使得中国图案、中国艺术风格在这一地区渐渐被复制和学习。经过长期的文化艺术融合,西亚细密画开始呈现出中国化的风格、图案以及其他相关元素。这在伊尔汗王朝、贾拉伊尔王朝、帖木儿王朝都有表现。

[关键词] 西亚;细密画;中国化;文化融合

文化艺术融合大体可分三种形式:第一种,在民族大融合前提下,不同民族生活习惯、风俗以至信仰融为一体,其中可能会出现弱小民族或文化不发达民族被文明程度更高的民族同化,如北魏孝文帝按照汉制进行政治文化改革;第二种,各民族在一种均势的共存状态下,进行商务、文化、艺术等的交流,如唐朝与西域民族的往来;第三种是战争带来的交流与影响,入侵者的文化往往随着统治者一系列新政策的实施影响被占领区的文化,如罗马帝国对各地的征服。12 世纪以来,蒙古在西扩过程中对西亚、中亚地区文化艺术的影响便属于第三种。

12 世纪初兴起于蒙古草原中部、斡难河畔乞颜部建立的蒙古帝国,在先后打败西夏、金两个政权以后,对中亚的花剌子模及其他西亚、东欧地区发起大规模战争,并占领这一地区。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在波斯建立了伊尔汗王朝,与后来在中国建立的元朝并存。伊尔汗王朝统治者一方面改革宗教,开始信仰伊斯兰教,接受波斯文化;另一方面加强了来自元朝的中原文化对西亚文化的影响,其中中原绘画艺术的影响显而易见。

一、西亚绘画与中国绘画的各自特点

西亚绘画多为细密画,与中国绘画同属东方绘画体系,主要依靠线条造型。西亚细密画线条工细,色彩富丽,与中国工笔重彩画有着某些相似之处。但两者在具体造型方法、风格与观念上特点各异。那个时代,中国工笔画、写意画都追求画外之意境,讲求笔墨趣味,笔墨独立的审美价值很高;其次,中国绘画注重留白,构图流动感强,以不对称求均衡,讲求虚实、远近、开合、起伏,画面多是开放流动的空间,观者可神游其境,玩味不尽。而西亚细密画表现直白,力求让观者在画面中看到作者想表现的一切,让观者一览无余;强调色彩效果,线条仅限于勾勒轮廓而缺乏笔墨情趣,色彩异常鲜艳浓重,画面往往焕发着织锦或珐琅镶嵌似的斑斓亮丽光泽;另外西亚细密画的构图是凝固的,以对称性求均衡,画面趋于平面化,通常是封闭的、有限的、静止的空间。英国学者劳伦斯·比尼恩认为:“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却在于空间的观念。”

二、蒙古人进入西亚前细密画的状况

西亚细密画的形式、内容都透露出不同文化交融的印记。从早期的拜占庭文化、萨珊文化到之后的阿拉伯文化,都在其中有所显现。西亚与中国的交流从汉朝便已开始。这种交流始于商队贸易,通过陶瓷制品、丝织品贸易,中国图案、中国风格开始传入西亚。之后,通过地区冲突和和平贸易两种形式,文化艺术得以交流。到宋时,海上贸易发达,彼此之间的交流更为频繁。但这一时段的细密画风格样式,还很难与中国风格联系起来,而更多是西方艺术痕迹或鲜明的伊斯兰风格特征。也就是说,贸易交流主要带动了商品交流,文化交流还停留在初始的相互认知阶段,中国图案、中国风格和西亚图案、西亚风格仍然处于相对的分隔状态。如图1,绘于836 年萨迈拉的壁画,无论是女猎手、公牛、猎狗的形象特征,还是图案构成样式,都很难从中发现中国风格和中国元素的影响,而体现了萨珊王朝和伊斯兰文化的鲜明艺术特征。故讨论此时西亚细密画中的中国印记还缺乏客观图像和文献的支撑,显得有些牵强。


 

                                             图1


三、蒙古人进入西亚后细密画风格转化

13 世纪蒙古迅速崛起,开始进入中东和中国中原地区,并在广袤的亚欧大陆建立了若干个汗国,在中国建立了“元帝国”。 这样一来,西亚文化和中国文化的距离被拉得更近了。中国的学者、官员、手工业者随蒙古统治者来到西亚,强大帝国对商贸通道的保障,使得更多中国商品顺利流入西亚市场,再加上统治者的民族审美喜好,使得中国图案、中国艺术风格也渐渐被复制学习。经过长期的文化艺术融合,西亚细密画开始出现中国化的风格、图案以及其他相关元素,走上新的发展轨迹。

(一)伊尔汗王朝时期西亚细密画的发展

1256~1335 年,西亚细密画在中国绘画流入后,逐渐脱离了早期伊斯兰画所受西方拜占庭艺术的影响,其在中国艺术的影响下,发生了彻底变革。伊尔汗王朝的都城大不里士出现细密画的新风格,于是大不里士画派诞生。其早期作品笔法清淡,色调柔和,已在探索创造空旷的幻觉空间。这显然受到蒙古人从中国传入波斯的绘画技法和观念的影响。伊尔汗王朝在合赞统治时期,流传一部波斯插图抄本《动物寓言》。这部抄本存有 94 幅细密画插图,表现了古代波斯人对动物的亲密情感,不同程度地融合或借鉴了中国的绘画技法和观念。(图 2)其中,山水背景画面渐趋空旷,绘画空间似乎在画页背后继续延伸,不受边框的局限。此外,当时的一些史书插图也显示出对中国卷轴和叙事性插图的改编。这些改编保留了中国原作的柔和色调与线条特性,但把风景简化为基本形式,凝固为程式化的山石、树木、水纹等装饰性因素。在波斯诗人菲尔多西所作民族史诗《王书》的大页抄本插图中,页边之内整个画面第一次完全着色,天空涂成金色或深蓝,大页中的人物在前景中表演各种动作,背衬着基于中国山水画传统的含有山峦松树的广阔地界。在有些画面上,对称的建筑接近排成狭长行列的景深,与人物活动仍有一种明确的空间关系。“在法国国立图书馆所藏的拉史德·埃尔·定抄本上,此种中国—蒙古的影响体现得更为直接而确凿。……在窝阔台(Ogudai)大可汗接受使臣、蒙哥(Mangu)大可汗及其嫔妃,和托雷(Tului)可汗的九子等画中,中国影响占有无可争论的地位,……这些成吉思汗家族的肖像画中都要小心翼翼地墨守着远东艺术的法则,而技法则全部是中国式的。”这些画是伊尔汗王朝对中国作风与传统爱好的最好证明。


                                     图2


(二)贾拉伊尔王朝时期细密画的发展

1335 年,伊尔汗王朝瓦解,臣属于伊尔汗王朝的蒙古部落贾拉伊尔人在巴格达建立了贾拉伊尔王朝,继续统治着大不里士。这一时期的西亚细密画在继承伊尔汗时代传统的基础上,成功地把巴格达画派的拜占庭影响与大不里士画派的中国影响及波斯本土绘画的特点逐渐融合成统一的新风格。这一现象预示着西亚细密画古典风格的到来。贾拉伊尔王朝时期遗存的细密画主要作品有阿拉伯寓言《卡里来和笛木乃》大页抄本插图,共计20幅,装裱成册。在这些细密画中,中国影响仍显而易见,且人物与风景的关系更为密切,风景倾向于同化人物,减弱了人物的重要性,甚至从室内也可以窥见围绕着楼台的花园。画家巧妙地利用宽的页边,把景物扩大到多云的天空或自由的空间。

(三)帖木儿王朝时期细密画的发展

14 世纪末,撒马尔罕创立帖木儿王朝,并征服各地方小王朝,也包括贾拉伊尔王朝。这一时期古典西亚细密画臻于成熟。当时中国已处于明朝时期,明朝绘画不仅继承了元朝文人画传统,还承袭了宋代院体画风,精工妍丽、秀润清雅的审美取向在宣德年间最为盛行。帖木儿时代的赫拉特画派宫廷画家纪雅斯·埃尔-定·卡利尔,曾随同外乌浒河地方使团三次出使中国,有机会研究中国明朝绘画。赫瓦朱·基尔马尼诗作抄本的一幅插图,相传是哈利勒作品(图 3)。约作于明宣德年间,画面描绘了王子胡美来到中国宫廷,在繁花盛开的花园里受到中国公主的接待。此图属赫拉特画派中的精品,在人物和花卉上都兼具中国明代绘画的秀丽和波斯绘画的优雅。同时期的《穆罕默德启示录》等作品中,人物多穿着波斯服饰而拥有中国人脸型。典型的圆脸,斜睨的眼神,很难说是中国式的波斯画还是波斯式的中国画。西亚细密画朝着笔法更精致、构图更有节奏、色彩更为和谐及微妙的融合性方向发展。“蒙古人带来强有力的中国影响。他们的型式——服饰和风景——是中国—蒙古式。”


                                        图3


总的来说,中国绘画对西亚细密画的影响,还是一个浅层的形式、手法、构图的影响,以偏重工笔的宫廷绘画和民间绘画影响为主,文人画的影响微乎其微。这或许因为中国文人画负载的中国传统文化深层的精神内涵,在不同信仰、不同文化的异域很难交融传播。

 

参考文献:

[1](英)劳伦斯·比尼恩.亚洲艺术中人的精神[M].孙乃修,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8.

[2](法)雷奈·格鲁塞.近东与中东的文明[M].常任侠,袁音,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3](法)热尔曼·巴赞.艺术史[M].刘明毅,译.上海:上海美术出版社,1989.

 

(本文原载于《艺术探索》2011年第5期,作者孙明明,贵州民族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