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会员登录   注册账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波斯民族的美学思想与艺术特征

2020-4-25 16: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 评论: 0

摘要: 本文从波斯民族历史文化与古老的琐罗亚斯德宗教哲学思想入手 ,从建筑、装饰和诗歌艺术的角度考察了波斯民族的美学思想 ,指出古代波斯民族的艺术具有纯世俗性、功利性和综合性等特征。文章进而指出,在阿拉伯伊斯兰化 ...

内容提要:本文从波斯民族历史文化与古老的琐罗亚斯德宗教哲学思想入手 ,从建筑、装饰和诗歌艺术的角度考察了波斯民族的美学思想 ,指出古代波斯民族的艺术具有纯世俗性、功利性和综合性等特征。文章进而指出,在阿拉伯伊斯兰化以后该民族艺术呈现出朝向心灵的趋势。

关键词:波斯;琐罗亚斯德;美学

 

一、波斯民族的历史文化与琐罗亚斯德宗教哲学的二元本体论

波斯民族有着自己悠久的民族历史。公元前两千多年,来自现今哈萨克、西南西伯利亚和南乌拉尔地区的游牧民族来到这里并与该地区原住民族融合起来,创造了优秀的文化,形成了人类古代文明的另一个发源地。以公元651年萨珊王朝被阿拉伯人征服为界,波斯民族的历史可分为两个大的历史时期:三大王朝时期和伊斯兰时期。三大王朝始于公元前6世纪。第一王朝为阿契美尼德王朝,当时居鲁士二世联合各波斯部落建立了强大的波斯王国,并很快征服了米底亚王国、阿尔明尼亚和吕底亚,并于公元前539年征服了强大、富饶的巴比伦,还试图征服埃及;他的后继者,波斯阿契美尼德王室的大流士,继承了他的征服事业,远征希腊,但终于失败,此后阿契美尼德王朝便逐渐衰落,于公元前330年被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一世的军队所推翻。第二王朝为安息王朝,自公元前230年起历时474年,期间由张骞通西域而同中华文化产生交流;第三王朝是萨珊王朝,波斯文化在这一时期形成新的高峰。萨珊王朝期间古波斯人创造的琐罗亚斯德宗教被确立为“国教” ;同时,由于欧洲方面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皈依了基督教,雅典的所谓“异教学校”被关闭 ,许多学者和艺术家便逃到波斯来,使萨珊王朝在文化上迅速繁荣起来。三大王朝的业绩形成了波斯文化的深厚底蕴,后来,虽然波斯民族被阿拉伯人所征服,但波斯文化并未被消灭,而是继续存在,并在中世纪时期形成新的辉煌。

古波斯民族在漫漫的古代形成了宽容的文化精神,以此吸纳了近东各民族的优秀文化,并将其改造成一种统一的艺术风格。波斯古经《阿维斯塔》(Avesta)记载了这个民族古老的宗教思想。古波斯人的宗教观念同其他原始民族一样,也经历了原始的“万物有灵”信仰到多神信仰再到较成熟的宗教信仰的发展历程。这个民族自古崇尚光和火,他们创立的琐罗亚斯德教(即“查拉图士特拉”)所崇拜阿胡拉·马兹达神,其最突出的象征意象就是光与火,它是正义王国唯一的最高主宰。该宗教的创始人琐罗亚斯德(约前628~约前551)在古波斯语叫查拉图士特拉(Zoroaster),意为像老骆驼那样的男子或驾驭骆驼者。该宗教的哲学上为二元本体论,认为在未有宇宙的时候,就存在着善恶两大本原对立。阿胡拉·马兹达是本体之一,是一切善的事物的本原,是光明世界的主宰,它是创造神,它创造了天国中众多的神灵和人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如善行、美德、秩序和真理,是真善美的象征;恶的本体与阿胡拉·马兹达原是孪生,叫做“阿里曼”,意为“居心险恶者”,它是人格化了的黑暗、死亡、破坏、谎言和恶行等。善与恶的对立无所不在,而善必将最终战胜恶,但结局并不是消灭、取消了恶,而是使恶远离,使善纯化,因而不再为恶所侵害。所以,琐罗亚斯德宗教中的哲学观念是典型的二元论:宇宙的本原起于“二”并且复归于“二” 。琐罗亚斯德宗教在公元六世纪初曾传入中国 ,被称作“祆教”或“拜火教”,产生了较大影响,北魏、北齐、北周等政权都曾在鸿胪寺设专职进行祭祀;在唐代,由丝绸之路而来的西域商人在祆祠祈,“烹猪羊,琵琶鼓笛,酣歌醉舞”,十分兴旺。 

琐罗亚斯德宗教对波斯民族的美学思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其根本特点是对善的崇拜。根据波斯古经《阿维斯塔》中《伽泰》部分对阿胡拉·马兹达的性质和功能的阐释,这位琐罗亚斯德宗教的大神具有六种表现形式,体现为六位随从所表现的品质: 动物神代表智慧和善良,火神代表至诚和圣洁,拯救神代表威严和仁政,土地女神代表谦恭和慈爱,江河女神代表完美和健康,植物女神代表永恒和不朽。所有这些善的品质都体现出一种积极、热爱生活的文化精神。该宗教对波斯民族美学思想的影响更在于其对火与光明的崇拜,而火与光明的特性则引申出种种具体的品质:它驱散黑暗的本质力量使人感受到悟性与智慧,它产生的温暖使人感到亲切与可爱,它的迅速传播使人感到激情的感染,它不断上升的形象产生了神秘的至上观念与神圣观,光等同于,它象征着旺盛的生命力与生殖力,光又等同于美,它把人们对善的理解化为瞬间的美的感受,直接影响了古波斯民族的审美取向,形成一种同功利性、有益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审美意识。

古波斯民族的审美意识在诗歌方面有着鲜明的体现,在诗歌中,光明美好的意象同生命、丰富以及人口的繁衍等意象联系在一起,如《阿维斯塔》中有着“太阳一般明眸”的国王,在他的统治下人民过着幸福的生活:

河水流不尽,草木春常在,

食物多得永远吃不了。

 

二、审美理念与艺术特征

古波斯艺术的最突出的特征是纯世俗性,它是波斯民族这种功利性审美意识的直接体现。与古埃及人一样,他们用人工创造的具体形象表达崇高的审美观,体现为规模宏大的石质建筑,但与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的动机不同,古波斯人建造了规模宏大的波斯波利斯城,却完全是为了展示其现世的荣耀,而不是为了死后的世界。古波斯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综合性。波斯民族所处的地理位置恰在欧、亚、非三大陆之间,这个强大的民族对巴比伦、埃及、希腊进行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使它广泛地吸纳了这些地域的文化。波斯民族又是一个具有强大同化力的民族,它融合了异域艺术的不同风格,结合本民族的传统,进而创造出独特的艺术,正如它吸收了巴比伦的楔形文字和阿拉米人的字母创造了波斯自己的文字,吸收了埃及的太阳历创造了波斯历法一样。在建筑方面,波斯人模仿了巴比伦和亚述的阶梯形的高台建筑造型和装饰图形,也吸收了埃及新王国时期的圆柱和柱廊的风格,而宫殿的浮雕又具有明显的希腊式的写实风格。

1. 雄浑壮阔的波斯波利斯建筑

波斯波利斯建筑是古波斯人崇尚雄阔的审美情趣的体现。波斯波利斯城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二个都城,座落在拉赫马特山峭壁下的薛西斯王宫拔地而起,建造在一片高达13米、面积达150000平方米的石台基上,具有一种不可仰视的威严。台基之上,用巨块岩石砌成的雄伟城墙和王宫建筑群井然有序,宫殿入口处两旁立着体现力与威严的有翼公牛人像,使宫殿显现出王权的权威与力量;整个宫殿由圆形石柱组成的柱廊和厚重的石墙构成。宫殿的主体“觐见大厅”(又称为“百柱大厅”)高高地耸立于开阔的殿前广场之上,大厅内据说可容纳一万人。这座大厅每边长 83 米,墙厚5.1 米,厅内72根21米高的刻着石槽的粗大圆形石柱排列成威严的方阵柱廊,体现出威严感、压迫感和神秘感,使人不由自主地产生虔敬和崇拜的心理,这就是人们面对崇高对象所引起的审美心理。

波斯波利斯的浮雕又显示了艺术的精美特征,例如觐见大厅外壁上的人物、动物和植物等浮雕,其中国王大流士一世接见官员或高僧的形象和对称的狮子扑咬公牛的形象虽历千年仍栩栩如生。雄阔的建筑与写实的浮雕形成了两个极端,而古波斯人恰以博大的胸怀溶汇了艺术的两极,将宏伟、开阔与精美雅致统一起来,浑然一体,展示着雄踞欧洲亚非广大地域的强大民族的辉煌,也展示着古波斯人审美情趣的另一个方面,他们同样崇尚精美,希望通过生动的浮雕造型传达出自己热爱现世生活的审美理念。

2. 精美的波斯金属 

古代波斯的工艺品体现着波斯民族崇尚精美的审美情趣,这种审美情趣可以追溯到史前期。大约在公元前四千年,靠近波斯湾北端的苏萨便出现了城镇,现已在苏萨墓葬发掘出大量精致的铜制品和陶器。波斯的金属制品设计成就非凡,是世界古代设计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存德黑兰考古博物馆的一件公元前30世纪的“人物纹银杯”便是波斯早期金属工艺的代表,这件银杯两侧各有一个女性人物像,分别为坐姿和立姿,人物的衣裙饰纹和发饰都说明制作者构思的精细。古波斯的金属制作工艺在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达到了相当完美的程度,这一时期的大量金银制品“造型生动、做工精致,豪华而典雅,强烈而奔放,充满了宫廷艺术的气质和享乐主义色彩。” 属于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的一件“翼狮形角杯”便是这一时期金属工艺的代表:它的翼狮造型与杯体为同底分体,且大小几乎相当;翼狮制作极为精致,显示出夸张的神情,表明这一酒器的玩赏价值已大大超出实用价值。

波斯的装饰工艺在萨珊王朝时期得到了新的发展。萨珊王朝确立琐罗亚期德宗教为国教,这使得艺术与宗教结合起来,从而发展了艺术。萨珊艺术是具有强大同化力的艺术,“不管来自任何地区的文化艺术,他们都能把它转化为自己的风格,从而使本民族的文化具有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② 这一时期的艺术仍继承了波斯民族早期的传统,例如带翼的怪兽等等,但宗教精神与外民族艺术的介入使萨珊艺术显示出一种极强的想象力,给人一种不朽的力量感。萨珊时期的银盘可说是这一时期的金属工艺代表,银盘上骑马张弓欲射的人物和惊逃与倒地的猎物都安放在一个圆形的空间里,扩大了艺术表现的内容,另外,其散点透视的绘画艺术特点也反映出中国绘画艺术的影响。

3. 多姿多彩的波斯地毯

波斯地毯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最初是波斯高原的牧人御寒所用,后来发展成为举世闻名的波斯地毯。波斯地毯系手工制作,每平方厘米约为36个结,因此,一块传统的波斯地毯需要14至18个月才能完成。波斯地毯注重使用天然颜色,例如黑、黄、棕等羊毛的本色,而染色也多使用植物的根、茎、皮提取的染料,例如从石榴皮提取淡黄色,从核桃皮提取赭色,而红色则用黑色的小昆虫染成,所以它的色彩能历经百年仍鲜艳如故。波斯地毯图案精美,以繁华为主要特征,图案多为花木、人物、动物、狩猎、战争等内容为题材,其题材的广泛反映了波斯艺术对外民族文化的接受,例如地毯上的清真寺和伊斯兰饰纹等形象显然是来自阿拉伯文化,而龙、凤与十二生肖等图案则是来自古老的华夏文化。

波斯地毯的图案也反映出波斯民族深厚的审美思想。首先,波斯地毯的基本造型反映了原始民族的审美思想,包括图案的圆周追尾特征(即圆周内许多鸟首尾一致呈运动状进而形成一个圆形链)和严格的对称性特征;其次,其花木、动物、狩猎和战争等题材显然是波斯民族纯世俗生活观念的审美领域里的延续;第三,最突出地体现了波斯艺术在风格上的综合性特征, 主要表现为对阿拉伯艺术和中国艺术的吸收;最后,波斯地毯的花纹有神秘的意蕴,反映了伊斯兰化以后的苏非派神秘主义美学思想的深刻思想。

4.自由浪漫的波斯古代诗歌

古波斯民族是一个热爱诗歌的民族,有着喜爱吟咏诗歌的传统。古波斯人居住在伊朗高原,过着偏居一隅的宁静生活。希罗多德曾谈及这个民族,说他们“不播种任何种子,而以家畜与鱼类为活” “他们非常喜欢酒并且有很大的酒量” “琐罗亚斯德宗教不仅允许饮酒,而且把饮酒列入宗教仪式之中”。另外 , 古波斯习俗中有着较多的性自由和浪漫情感,“他们每个人不单有好几个妻子,而且有更多数目的侍妾”悠闲自得与浪漫爱情的生活方式是波斯文学产生浪漫爱情诗歌的生活基础。中世纪波斯的历史是一部被异族统治的历史,波斯人于公元7 世纪起受阿拉伯人的统治,又于13纪受到蒙古人蹂躏,因此,他们没能象他们的祖先一样创造出包容四海的辉煌的建筑艺术;但他们却用心灵去描绘自己古老的美丽家园,用深刻的冥想探寻人生与宇宙的哲理,这是中世纪波斯诗歌繁荣的根本原因。另外,在阿拨斯王朝时期,波斯出现了艺术的职业女性即歌女,她们能背诵大量诗篇,通晓诗歌韵律,对美感和艺术的传播起到重要的作用。

5.波斯 —阿拉伯伊斯兰的文化融合 

阿拉伯人在7 世纪中叶的侵入改变了古老的波斯文化, 并使之形成了一种波斯—阿拉伯伊斯兰的混合型文化,在这一新型文化中伊斯兰教成为波斯诸民族的权威宗教,但琐罗亚斯德宗教深厚的文化底韵依然存在并继续发生作用。古波斯文化继续存在,这与阿拉伯统治者的愿望是一致的,因为阿拉伯人在取得一系列伟大军事征服成功后,也迫切希望吸收被征服地区的先进文化。新的王朝统治者由此开始大量翻译波斯古籍,这一活动后来扩展为“百年翻译运动”。“百年翻译运动”也促使许多波斯人学习阿拉伯语言文化,其结果使波斯文化更加丰富,为中世纪波斯文化新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参考文献

①张夫也:《波斯金属制品设计风格谈》,《装饰》2001 年第二期。

②朱伯雄:《世界美术史》第二卷,山东美术出版社, 1988 年,第 97 页。

③④⑥ 希罗多德:《历史》, 商务印书馆, 上册, 1961 年, 第 108、69、70 页。

⑤ 艾哈迈德·爱敏:《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 2 册,商务印书馆, 1989 年, 第101 页。


 (作者姜岳斌、邱紫华。原文发表于《人文杂志》2004年第4期)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合肥西纳一兰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Hefei  Sinoiranian  Culture & Arts  Exchange  Co,Ltd
E-maill:
1877079267@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15019193号
免责声明:对于伊朗艺术研究网会员发布作品、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
返回顶部